百书楼 > 精品小说 > 真龙 > 真龙 第220章 破魔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愤怒之主的眼神微微收缩了一下。

    虽然牠很强,但是却明显感觉到了那柄龙阳破魔剑带来的威胁,似乎足以伤害到牠。

    但是更加惊讶的却是川岛喜一!

    川岛喜一吃惊得看着手中震颤不已的长剑,甚至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在他这些年的持剑过程之中,还从未出现过出鞘即震颤的奇怪状况。

    难道说自己老了,连这剑都要自感不受驾驭了吗?

    老头儿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似乎这长剑产生了一些脱手的迹象,仿佛抓着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条蛇,而这条蛇正要从他手中挣脱出去。

    牢牢抓紧,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收回去?那似乎有点搞笑了吧,面临着魔主级的超级大敌呢。

    于是老头咬了咬牙,双手握住了这把怪异的剑,而这次算是握稳了。“想继续作恶吗,来吧,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爸,你让开!”

    “滚!我没有你这个不孝的儿子!”川岛喜一怒斥着,也不怕惊动病房里的其他人了。结果不少病人和医护人员相继走了出来,却看到了白发苍苍的老院长竟然抱着一把剑,面对两个看似凶恶的中年人。

    而医院工作人员更加好奇,因为川岛健仁也是他们的业务院长。如今老院长持剑对着小院长,这是什么操作?

    一群人纷纷喊,但川岛喜一却要求大家都退出这层楼。紧接着,一道强大的风以他为中心刮起,似乎自带吹风机般带感,或许这才叫拉风。

    大家都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因为这股怪风明显不太寻常。于是在医护人员的带领下,所有病号都向其他楼层疏散。

    “咱们走不走?”姚秦问,“趁着现在这么乱,咱们混在人群里溜出去。”

    秦尧原则上不反对这个想法,但又有点疑虑说:“那你说,这老头儿能打得赢愤怒之主?感觉够呛吧。”

    姚秦皱了皱眉头:“你还担心倭国人打不过一个华人?愤怒之主再怎么说,也是个华人吧。”

    秦尧:“牠算个屁的华人,牠是魔族,压根儿就不是人。另外不管国别咋样,川岛喜一似乎不算坏人。当然,他儿子一看就是个欠抽的货。”

    姚秦:“那你也别飘,愤怒之主这老魔头太强了,现在恐怕连孔维泗或宇文星海都不敢单独面对牠了吧。你多大本事呀,还想跟牠干架呢。”

    秦尧摇头:“其实还有件事,怀疑是我的错觉——我觉得那把剑也很奇怪。你不知道,当那把剑拔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那种感……”

    在这种严肃压抑的环境下,姚秦甚至都险些笑出来:“你意思是跟你共鸣了呗?你霸气的一站,那宝剑就浑身一颤,随后飞一般向你冲过来,完成了金箍棒和孙猴子的历史性对接是吗?”

    别说的这么轻浮,严肃点,说认真的呢!

    姚秦趁乱露出脑袋看了一眼,撇嘴:“我也说认真的呢,估计你是错觉吧。赶紧走吧,我觉得川岛喜一就算打不过又能怎么样?他儿子总不能杀了他吧,顶多就是把老头儿捆起来不碍事罢了,亲爹和亲儿子呢。”

    秦尧点了点头,心道也是,毕竟是父子。人家爷俩闹矛盾,我一个外人操什么破心。

    “小白,趁乱赶紧撤!”秦尧招呼一声,马上混到了人群里面。而且还把领子都竖了起来,背对着逃跑,免得被愤怒之主看到。

    愤怒之主的注意力都在持剑装逼的老头儿身上,还真没注意到秦尧和姚秦。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病房里又传出一道尖叫声。

    紧接着,小樱又变成了一个红衣小孩儿,手里拎着一把手术刀就冲了出来,恶狠狠地扑向了逃跑的人群。

    川岛健仁则在背后咬牙命令道:“对,把逃跑的那几个人都干掉,至少打晕!一个不能逃,不然秘密就泄露了。”

    原来红衣小孩儿竟然服从他的命令。

    那么此前的红衣小男孩儿,也应该是受到他的指令而害人的吧?

    至于说他现在命令红衣小樱追杀逃跑的众人,其实也不算多难的任务。因为他觉得逃跑的大约十个人左右,都是普通人,根本不是红衣小樱这个血裔的对手。要知道这层楼主要是院长办公室所在楼层,病号极少,病号更少。

    而且小樱变成红色之后就能施展那种幻术,让普通人沉迷下来,自动放弃抵抗。

    不出所料,红衣小樱一旦触发了咒法,前面奔跑的那些病人或医生护士一个个噗通噗通倒在了地上。而且不会觉得疼痛,都死沉死沉地倒下了。

    但是,秦尧和姚秦不会倒啊。

    相反,前面的白加黑一怒,反身跳到了小樱的身上,将小女孩一下子掀翻在地。

    身上有魔族气息,这是白加黑最喜欢的美味。

    不过秦尧觉得红衣小孩有问题,没弄清楚之前绝不允许白加黑乱吃。于是把白加黑招回来,自己则长臂一伸,将刚刚站起来的小樱拎在了手中。

    小樱气得呲牙咧嘴,模样相当凶,而且一口咬在了秦尧的胳膊上。

    随后就咔吧一声……牙掉了一颗。她正在换牙的年龄,一颗牙齿本来就松了,如今咬在了真龙之躯上面,呵呵。

    气不过啊,而且红衣小孩儿没理智,挥舞手中的手术刀又刺向了秦尧。

    只不过就算手术刀再锋利,却还是没能刺穿。

    秦尧已经扬起了另一只手,准备一巴掌拍晕这个小家伙。

    而背后不远处的川岛喜一则急忙喊:“不要伤害孩子!她只是受害者,神志不清被控制罢了,别伤害她……啊……”

    话音未落,愤怒之主就风一般冲向了他,以偷袭的方式一掌推在了川岛喜一的心口。川岛喜一刚才正扭头跟秦尧说话呢,所以没能防备住。

    吐了一口老血,倚在墙上才不至于倒下。

    不过这老头儿也确实不一般,被偷袭之后竟然还能反手一剑,在愤怒之主的手臂上划拉了一剑。

    一道轻轻的小口子,形成了一道血线。

    很浅,但是愤怒之主却倒抽一口冷气。

    牠拥有的是真魔之躯,而且最近连续补充能量之后,这身躯已经比在山洞里面的时候又强大了一些。按道理说,冷兵器已经无法伤害牠了,但今天还是被这把剑给伤了。

    刚才还不是全力劈砍呢,而是反手一划而已。

    好剑!

    只不过牠现在还得分心,因为看到了对面的秦尧!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呢。

    此时秦尧已经拍晕了小樱,并准备唤醒众人继续逃呢,哪知道还是被愤怒之主给发现了。

    愤怒之主怒极而笑:“秦尧!是你们两个小畜生!当初坏了我的大事,哈哈哈,想不到今天能在这里遇到你们!”

    牠本就是个容易暴怒的,现在看到仇人岂不是更加恼怒。

    当然,秦尧的念力也瞬间爆满,怒之念力收到好多,都浪费了。

    秦尧转身哈哈一乐:“呀,我都没看清楚,原来是你啊。”

    脸真大,也好意思说,不就是没逃走吗,装什么好汉。

    川岛喜一则擦了擦嘴角的血,不解问:“你们两位是什么人,圣教的执法者吗?”

    他很担心今天这事儿被圣教掌握。哪怕圣教不针对他,而只是针对坏人,那也不行啊,毕竟他儿子就是坏人之一。

    人老惜子,哪怕儿子再不争气,老人也不忍不管他。

    秦尧摇头:“猎人公司的,受人之托来这里调查一桩冤案,就是被红衣小孩害死的案子。”

    川岛喜一稍稍松了口气,似乎自责地说:“不用侦破了,就是犬子做的恶事。假如能够物质赔偿,事后我愿意尽力赔偿;假如还是不行……那可以再商议。”

    让儿子偿命的硬话,确实还是说不出口。但老头子的态度还算不错,没有逃避自家的责任。

    “爸你让开,跟他们啰嗦什么!”川岛健仁狞笑着,“秦尧是吧,最近名气好大啊,愤怒之主也多次提及你们呢。竟然来找我麻烦,呵呵,那就死在这里吧。”

    “你给我跪下!”川岛喜一暴怒着呵斥。

    但是刚刚说完,老头子自己却啪的一声跪倒在了地上,令秦尧大跌眼镜。

    当然不是自愿的,而是愤怒之主施展出了他那种咒法压制,令受伤中的川岛喜一无法承受。

    “聒噪的东西,再废话就弄死你!”愤怒之主冷声说,并微微侧身对川岛健仁说,“管好你家这条老狗,别耽误本主杀那两个小畜生!”

    这也算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

    川岛健仁咬咬牙跑向自己老爹,准备想办法让老头子安静下来。

    哪知道老头儿却倔犟地站了起来,手持龙阳破魔剑念念有词,于是一道庞大而凌厉的威压爆发出来,川岛健仁大骇着倒退。

    川岛喜一则仿佛瞬间变成了一员猛将,手持长剑直刺愤怒之主的后心。哪怕愤怒之主那种沉重的咒法还在,可长剑依旧爆发出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势如破竹。

    难怪叫破魔剑,看来对魔族的咒法确实由于天然的破除效果吧。

    当然,老头儿自身实力更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