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 > 正文 第一卷 第1993章 你最危险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楚二蓉下意识点头,一字一语铿锵有力,“我相信干妈。”

    比任何人都要相信,没有梁玉辰不能摆平的麻烦。

    看着楚二蓉坚决神色,梁玉辰欣慰勾起嘴角,“走吧,我们去送送师傅和师娘。”

    楚小匆咧嘴笑了,“没错,让他们必须安心下来。”

    两个小时,他们可以撑过所有危险。

    梁玉辰笑着点头,回头看眼忙碌的楚大枫,带着二蓉和小匆走出去。

    云千千欲言又止站在飞机面前,不用开口就被良缘打断,“没用,我阻止不了。”

    梁玉辰是个主意正的人,只在感情上犹豫过。

    “你都没有阻止!”云千千当着徒弟的面,无奈压低声音,“你就不怕他们有危险。”

    “当然怕。”良缘不愿意说谎,如实回答。

    云千千轻抿嘴角,“既然害怕留下吧。”总不能说她也怕。

    “不,我已经决定和你走。”良缘握着云千千的手,“你仔细想想谁的处境最危险。”

    “玉辰。”云千千脱口而出,连犹豫都没有。

    良缘深沉摇头,“不是玉辰,是你和我。如果硬要准确点,只有你最危险。”

    “我危险?”云千千有些听不懂。

    不等良缘回答,梁玉辰风轻云淡嗓音传过来,“没错,师娘最危险。”

    云千千回头看着梁玉辰,后者认真回答,“你伤得最重,自己去香门只会更加危险。”

    到时候敌人找上门,云千千比莫小可还没机会挣扎。

    这才是良缘要陪云千千一起离开真正原因,他赌不起。人生可以浑浑噩噩的过,行尸走肉是这辈子最绝望的事。

    终究还是太喜欢,不敢让她有一丁点的危险。

    良缘紧紧握着云千千的手,“不管发生任何危险,我都会保护你。”

    云千千心头复杂,看着良缘认真模样,轻轻点头,“嗯。”

    “不用我们劝师娘了。”楚小匆揽着楚二蓉嘀嘀咕咕。

    楚二蓉轻不可微颔首,这样也好。他们这边好歹还有几个师傅和武功不错的师兄、师姐们。

    可是师娘单独离开,只有自己一个人。

    良缘从兜里掏出小白瓶子,递给楚二蓉,“如果真的危险,立刻吃下去。”

    楚小匆眼前发亮,“吃下去以后,我和二蓉会怎么样?”

    “战斗力会提升不少,你们最多只能吃半颗,不能吃完全部。”良缘严肃提醒。

    楚二蓉和楚小匆互相对视,良缘严肃提醒,“有副作用,真的要吃做好心理准备。”

    当时楚笑微和梁玉辰有多么痛,他们也是看见的。现在顾不上了,安全最重要。

    “应该交作业了,不要扯后腿。”

    良缘指尖点着楚小匆额头,“反正我更加看好二蓉。”二蓉特别勤奋,和偶尔偷懒的小匆不一样。

    楚小匆双手叉腰,不满鼓起脸颊,“师傅应该看好我,我肯定交出完美的作业。”

    听着楚小匆稚嫩的话,良缘忍不住笑了,“十年以后再说这句话。”

    至于现在还是算了,能保护自己就成,要求实在不高。

    云千千抓住楚二蓉扯在身前,“我教你香门武功,危险时刻不许忘记。”

    “知道,师娘。”楚二蓉言简意赅道,绝对不给云千千丢人。

    (本章完)

    楚二蓉下意识点头,一字一语铿锵有力,“我相信干妈。”

    比任何人都要相信,没有梁玉辰不能摆平的麻烦。

    看着楚二蓉坚决神色,梁玉辰欣慰勾起嘴角,“走吧,我们去送送师傅和师娘。”

    楚小匆咧嘴笑了,“没错,让他们必须安心下来。”

    两个小时,他们可以撑过所有危险。

    梁玉辰笑着点头,回头看眼忙碌的楚大枫,带着二蓉和小匆走出去。

    云千千欲言又止站在飞机面前,不用开口就被良缘打断,“没用,我阻止不了。”

    梁玉辰是个主意正的人,只在感情上犹豫过。

    “你都没有阻止!”云千千当着徒弟的面,无奈压低声音,“你就不怕他们有危险。”

    “当然怕。”良缘不愿意说谎,如实回答。

    云千千轻抿嘴角,“既然害怕留下吧。”总不能说她也怕。

    “不,我已经决定和你走。”良缘握着云千千的手,“你仔细想想谁的处境最危险。”

    “玉辰。”云千千脱口而出,连犹豫都没有。

    良缘深沉摇头,“不是玉辰,是你和我。如果硬要准确点,只有你最危险。”

    “我危险?”云千千有些听不懂。

    不等良缘回答,梁玉辰风轻云淡嗓音传过来,“没错,师娘最危险。”

    云千千回头看着梁玉辰,后者认真回答,“你伤得最重,自己去香门只会更加危险。”

    到时候敌人找上门,云千千比莫小可还没机会挣扎。

    这才是良缘要陪云千千一起离开真正原因,他赌不起。人生可以浑浑噩噩的过,行尸走肉是这辈子最绝望的事。

    终究还是太喜欢,不敢让她有一丁点的危险。

    良缘紧紧握着云千千的手,“不管发生任何危险,我都会保护你。”

    云千千心头复杂,看着良缘认真模样,轻轻点头,“嗯。”

    “不用我们劝师娘了。”楚小匆揽着楚二蓉嘀嘀咕咕。

    楚二蓉轻不可微颔首,这样也好。他们这边好歹还有几个师傅和武功不错的师兄、师姐们。

    可是师娘单独离开,只有自己一个人。

    良缘从兜里掏出小白瓶子,递给楚二蓉,“如果真的危险,立刻吃下去。”

    楚小匆眼前发亮,“吃下去以后,我和二蓉会怎么样?”

    “战斗力会提升不少,你们最多只能吃半颗,不能吃完全部。”良缘严肃提醒。

    楚二蓉和楚小匆互相对视,良缘严肃提醒,“有副作用,真的要吃做好心理准备。”

    当时楚笑微和梁玉辰有多么痛,他们也是看见的。现在顾不上了,安全最重要。

    “应该交作业了,不要扯后腿。”

    良缘指尖点着楚小匆额头,“反正我更加看好二蓉。”二蓉特别勤奋,和偶尔偷懒的小匆不一样。

    楚小匆双手叉腰,不满鼓起脸颊,“师傅应该看好我,我肯定交出完美的作业。”

    听着楚小匆稚嫩的话,良缘忍不住笑了,“十年以后再说这句话。”

    至于现在还是算了,能保护自己就成,要求实在不高。

    云千千抓住楚二蓉扯在身前,“我教你香门武功,危险时刻不许忘记。”

    “知道,师娘。”楚二蓉言简意赅道,绝对不给云千千丢人。

    (本章完)

    楚二蓉下意识点头,一字一语铿锵有力,“我相信干妈。”

    比任何人都要相信,没有梁玉辰不能摆平的麻烦。

    看着楚二蓉坚决神色,梁玉辰欣慰勾起嘴角,“走吧,我们去送送师傅和师娘。”

    楚小匆咧嘴笑了,“没错,让他们必须安心下来。”

    两个小时,他们可以撑过所有危险。

    梁玉辰笑着点头,回头看眼忙碌的楚大枫,带着二蓉和小匆走出去。

    云千千欲言又止站在飞机面前,不用开口就被良缘打断,“没用,我阻止不了。”

    梁玉辰是个主意正的人,只在感情上犹豫过。

    “你都没有阻止!”云千千当着徒弟的面,无奈压低声音,“你就不怕他们有危险。”

    “当然怕。”良缘不愿意说谎,如实回答。

    云千千轻抿嘴角,“既然害怕留下吧。”总不能说她也怕。

    “不,我已经决定和你走。”良缘握着云千千的手,“你仔细想想谁的处境最危险。”

    “玉辰。”云千千脱口而出,连犹豫都没有。

    良缘深沉摇头,“不是玉辰,是你和我。如果硬要准确点,只有你最危险。”

    “我危险?”云千千有些听不懂。

    不等良缘回答,梁玉辰风轻云淡嗓音传过来,“没错,师娘最危险。”

    云千千回头看着梁玉辰,后者认真回答,“你伤得最重,自己去香门只会更加危险。”

    到时候敌人找上门,云千千比莫小可还没机会挣扎。

    这才是良缘要陪云千千一起离开真正原因,他赌不起。人生可以浑浑噩噩的过,行尸走肉是这辈子最绝望的事。

    终究还是太喜欢,不敢让她有一丁点的危险。

    良缘紧紧握着云千千的手,“不管发生任何危险,我都会保护你。”

    云千千心头复杂,看着良缘认真模样,轻轻点头,“嗯。”

    “不用我们劝师娘了。”楚小匆揽着楚二蓉嘀嘀咕咕。

    楚二蓉轻不可微颔首,这样也好。他们这边好歹还有几个师傅和武功不错的师兄、师姐们。

    可是师娘单独离开,只有自己一个人。

    良缘从兜里掏出小白瓶子,递给楚二蓉,“如果真的危险,立刻吃下去。”

    楚小匆眼前发亮,“吃下去以后,我和二蓉会怎么样?”

    “战斗力会提升不少,你们最多只能吃半颗,不能吃完全部。”良缘严肃提醒。

    楚二蓉和楚小匆互相对视,良缘严肃提醒,“有副作用,真的要吃做好心理准备。”

    当时楚笑微和梁玉辰有多么痛,他们也是看见的。现在顾不上了,安全最重要。

    “应该交作业了,不要扯后腿。”

    良缘指尖点着楚小匆额头,“反正我更加看好二蓉。”二蓉特别勤奋,和偶尔偷懒的小匆不一样。

    楚小匆双手叉腰,不满鼓起脸颊,“师傅应该看好我,我肯定交出完美的作业。”

    听着楚小匆稚嫩的话,良缘忍不住笑了,“十年以后再说这句话。”

    至于现在还是算了,能保护自己就成,要求实在不高。

    云千千抓住楚二蓉扯在身前,“我教你香门武功,危险时刻不许忘记。”

    “知道,师娘。”楚二蓉言简意赅道,绝对不给云千千丢人。

    (本章完)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