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 正文卷 第1025章 服软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姚监的情绪本来就十分容易冲动,此刻的她,已经被我挑衅的怒火中烧!

    一听我的话,她登时冷笑起来。

    “呵呵,怎么着,你还不想告诉我名字?你是脑子被门挤了么!你以为不告诉我名字我就查不到?就能让我不处罚她?我告诉你,在这个监狱里面,还没有我查不到的事情!”

    她再次拔高了声音,对着话筒大喊:“小穆,你是聋了么!听不到我跟你说的话?快点告诉我,那个犯人到底叫什么名字,赶紧办手续把她送去禁闭室!”

    穆队听到姚监的话,脸上也满是欢喜,她带着几分得意与幸灾乐祸的看了我一眼,同样大声的回应起姚监。

    “姚监我听到了,我现在就去办!那个犯人叫孙江甜,我马上就去准备手续!”

    说完,她回身就要冲出办公室。

    “嗯,快点准备,弄好了马上来我这里...等等!”

    姚监刚刚下意识的接了一句,随后却突地叫停!

    她的声音变得有些怪异,她大声的问:“小穆,你再说一遍,那个犯人叫什么名字?”

    “姓孙,叫孙江甜...放心吧姚监,我不会搞错的!”

    “孙江甜?你确定是孙江甜?是莱西人么?”姚监的声音已经开始轻轻颤抖了起来。

    “对啊!就是孙江甜,是不是莱西人我倒是不清楚...”穆队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姚监的变化,依然在兴奋的回答着姚监的问题。

    “呵呵。”我轻笑了起来,对着话筒说:“姚监,不用怀疑了,这个孙江甜...就是你想的那个孙江甜...”

    听到姚监的反应,我便确定了一件事情。

    虽然下面的人比如穆队,她们不了解孙江甜的真正身份,但是上层的人还是跟明镜一般!

    毕竟孙江甜也是莱西常务副市长的女儿,她爸爸怎么可能一点也不关照她!

    孙江甜的身份不让别人知道,估计也是她爸爸的授意。

    她爸爸还指望着在仕途上更进一步,自己的女儿进监狱这件事情,当然不可能弄得人尽皆知。

    果然,姚监一听了我的话,登时变得沉默不语。

    “姚监,那我就去做准备了啊!”

    穆队看人脸色的能力简直太差,她还没发觉有异,依然在那里兴致勃勃的叫喊。

    “闭嘴!”姚监再次大叫起来,只不过这次她的声音里面,却透着一股惊慌。

    “你他妈哪儿都别去,就在这里待着!”

    姚监已经口不择言的骂了起来。

    穆队被姚监骂的直愣神,她傻呆呆的说:“姚监...怎...怎么了?”

    姚监根本没空搭理她,她声音干涩的对我说:“苏叶...你好...干的好...这是不是又是你下的套!”

    “呦呵,姚监...我说你想象力可真够丰富的,我哪儿来那么大的本事,给你下这个套?难道你觉得是我教唆方琳去对孙江甜不轨的?姚监...你也是成年人了,你觉得这事儿可能么?”

    我不紧不慢的说。

    姚监再次沉默了一会儿,才咬着牙说:“苏叶,算你狠!好,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我不计较你对我不礼貌的事情,咱们就这么算了!好了,不说了,我挂了!”

    她话音刚落,似乎就想把电话给压了。

    我差点笑出声来,姚监看样子是真的害怕了,不过我没想到她竟然像是个孩子一样,害怕了第一时间就选择当鸵鸟,把自己给埋起来。

    而且,听她的意思,她对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就是她不追究...

    我简直有点佩服她的脑回路了...

    “姚监,你想多了吧...”我不紧不慢的说:“你的人对孙江甜做了那样的事情,你现在轻飘飘的一句你不追究了,就想把事情盖过去,你猜,天底下有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姚监咬了咬牙,沉声说:“苏叶,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我只是想还孙江甜一个公道而已!”

    “怎么还!”

    “很简单啊...”我笑眯眯的说:“我要关方琳的禁闭,然后再扣她的分,至于减刑嘛...这一年之内,她是不要再想了!”

    姚监深吸了一口气,艰涩的说:“苏叶,你不要得寸进尺...”

    “这就算是得寸进尺了?”我若有所指的说:“好啊,那我就让孙江甜去教育科打个电话,然后...这件事情你就自己解决吧...”

    “你...”姚监深吸了一口气,说:“苏叶...我们商量一下,我可以帮你,让你在生产科打开局面,现在你在生产科待的很难受吧...所有人都不听你的话,可是我只要打个招呼,你的地位立刻就会上升...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我,摆平这件事情,我就立刻去安排!”

    我挑了挑眉,没想到这姚监对方琳还真算的上是有情有义!

    为了不让方琳关禁闭,她竟然可以出手帮我。

    要知道,她以前可是放过话,说跟我不共戴天,恨不得置我于死地那种...

    可是现在,为了方琳,她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沉吟了片刻,声音沉凝的说:“想要生产科的地位,我可以靠我自己的双手争!但是方琳...我一定要她减不了刑!”

    “你...”姚监登时气结,她气急败坏的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告诉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我冷笑两声,说:“你当初想要陷害无辜犯人的时候过不过分?好啊...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让孙江甜去打个电话好了。”

    “别...别!”姚监立刻紧张的叫住我,她声音变得有些虚弱,艰难的说:“好吧...那就这么办,把方琳...送到禁闭室去吧!扣分的事情,你可以自己去狱政科开单子...”

    姚监终于松了口,看来跟她的权势比起来,方琳的利益也不是不可以牺牲...

    我回头看了一眼穆队,刚才还得意着的她已经是满脸呆滞,估计她还没想明白,姚监怎么就突然态度大变!

    我扫了她一眼,翘了翘嘴角,对着电话说:“对了,除了方琳之外...穆队的问题咱们也要探讨一下!”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