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无限防御 > 正文 第119章 割鸡儿爆橘两不误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刚刚掉在地上的东西,那个黑乎乎的圆柱体。

    到底是什么?

    池风距离最近,很清晰的目睹了这一切。

    不由得胯下一凉,就仿佛在寒冬腊月穿着开裆裤,公然遛鸟一样的感觉。

    别怀疑,这事儿他小时候干过。

    事实证明,这只风雷虎,是公的。

    砰!

    风雷虎立起身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虎目圆睁的看着地上的那一个根熟悉的东西。

    发生了什么?

    这玩意是我的吗?

    鲜血如注般的倾泻,风雷虎依然是浑然未觉。

    它只是用着古怪的表情,看着地上的东西,两只爪子在自己的胯下来回摸索。

    没了……

    没了!!

    我的xx没了!!

    刚刚爬起来的池顿,看了眼还在愣神的几人,张口喊道:“看什么呢,打它啊!”

    几人这才回过神来,现在可不是看热闹的时候啊。

    沐磬雪和云玲玲两个女孩儿脸有点红,其他的几个人则是比较鸡儿痛。

    光是看着,就觉得好可怕啊!

    这个池顿,下手太狠了!

    唯有深得其道的付昆不以为然,他觉得池顿做的没错。

    面对强大的对手,寻找弱点进攻,才是最为稳妥的选择。

    但是,若是换位思考一下,将自己置于池顿刚刚的境地,他也只会选择攻击起眼睛之类的位置,像池顿这么狠的,他做不出来。

    唉……还是不如他啊。

    池顿这时候又说了:“师姐,瞄准它的屁股!”

    “诶?”

    几人都是无语,池顿这些下三滥的招数,怎么一个比一个恶心人啊。

    屁股……不就是那个地方吗?

    众人之中,唯有沐磬雪的攻击比较好命中,所以池顿将这个重任交到了她的手上。

    为了让沐磬雪更好瞄准,池顿趁着风雷虎发呆的时间,跑到了它的身后去。

    站在风雷虎的身后,池顿插着腰,喊道:“你就剩两颗蛋了,看什么看,它又不会长出来!”

    这道声音,落在风雷虎的耳中,就像是一道惊雷。

    可恶的人类,居然……居然砍掉我的……

    我要杀了你,吃了你,把你撕成碎片!

    嚼碎你的骨头,让你后悔与我为敌!

    那双猩红的虎目悠悠转向了身后,硕大的身躯也随之翻起。

    风雷虎被彻底的激怒了,不,或许说现在的它已经直接跨越了愤怒这个阶段,丧失了理智。

    巨大的爪子踩在地上,四周飓风呼啸,池风都无法靠近。

    但池顿不同,他有恶意锁链牵着,想走也走不掉。

    谁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直到死亡为止!

    嗯,这句话用在这里居然还蛮恰当的。

    “吼!!”

    虎啸山林,飞鸟惊觉,四阶灵兽的威压完全散开,方圆数里内的灵兽都为止恐惧,匍匐在地上。

    不得不说,生灭刃是个好东西,割啥啥断。

    风雷虎那高高翘起的臀部正冲着沐磬雪等人的方向,沐磬雪面色纠结。

    我到底是出手,还是不出手呢?

    一旁的云玲玲看着她,笑道:“磬雪妹妹,别怕,我不会说出去的。”

    啊!

    池顿你出的这是什么馊主意啊,一会儿有你好看的!

    温度骤降至冰点,连她身旁的云玲玲都打了个寒颤,沐磬雪的身边,凝结出了十几颗一模一样的冰弹,随时准备攻击。

    之前的攻击对风雷虎明显作用不大,沐磬雪也不藏拙,全力催动灵气,凝结出了更多的冰弹。

    失去理智的风雷虎没有发现这边的情况,它奋力的冲向了池顿。

    以池顿的速度,在这么短的距离躲开风雷虎的攻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然而,这也是他的目的。

    木元甲!

    一直以来,丝毫派不上用场的木元甲被池顿施展了出来。

    他的身上忽然疯长出了无数的藤蔓,向着风雷虎的脑袋攀爬了过去。

    “呜……!”

    风雷虎的鼻音如雷般在池顿耳边回荡,那血盆大口一口咬在了池顿的腹部,池顿一个吃痛,吐了一口血,这家伙的力道还真是够强的。

    池风在一旁,全力的挥出了一刀,赤红的火焰冲向了风雷虎的身躯。

    不过风雷虎的眼中,现在只有池顿一个人,只是尾巴一甩,就将他抽飞了出去。

    池风用剑身挡住了风雷虎的尾巴,但那反震的力道依旧是让他飞出了十米开外。

    风雷虎的尾巴都要有个脸盆那么粗,虽然可能是因为毛发的关系,看上去有些膨胀,但这一下的力量也是极大的。

    池风从地上爬起来,腹中翻江倒海,胸腔憋闷喘不上来气。

    木元甲的生长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池顿早已将自己和风雷虎固定好了。

    嗖嗖嗖——!

    嗖嗖嗖——!

    一连串的破空声鸣于耳侧,一颗颗无色透明的冰弹像是锁魂的号角,冲入了风雷虎那大敞着的屁股中央。

    至于钻到了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风雷虎的双眼再次一缩,一对竖瞳都细成了一条缝。

    朵朵血花飞溅,这一场残忍无情的战斗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池顿被风雷虎咬着,尽管对方的某些部位已经血乎乎的一片,但它依旧是没有松开池顿。

    就那么直挺挺的昏了过去。

    沐磬雪的动作停下来,她脸红的像个苹果,可能自打出生以来,她就没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对着一只灵兽的那个部位下手。

    太可恶了!

    但她现在想生气,也无处可发,这场战斗中受伤的人只有池顿和池风两个人。

    其中池顿受的伤最为严重,他可是一直都在正面接着风雷虎的攻击。

    这也让几人对于池顿的防御有了一个认知,若是单挑,在场没有一个人能正大光明的赢过他。

    更别说,这是个喜欢下阴手的小人了。

    池顿侧身的位置被风雷虎尖尖的牙齿咬得鲜红一片,不过这个伤并没有伤及他的骨头。

    生灭刃回到手里,池顿将它插在了风雷虎的身上,风雷虎身上不断流失的生命力在疯狂的向着池顿涌来。

    伤势才得到了一丝缓解。

    池顿笑着,他很开心,非常开心。

    因为他发现了最简单的使灵兽精神崩溃的办法!

    只要是公的,就没有不视鸡如命的!!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