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科幻小说 > 我不是无上之神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坟头村(完)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既然如此你就杀了我吧!”张根平双目闪着红光,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之色。

    “大哥哥说,你住手,不杀你。”

    “好,好,好。”

    张根平眼中厉色一闪,抓起无心的木剑,就朝自己脖子划去。

    无心吓了一跳,手腕赶忙一缩,将木剑撤了回去。

    张根平趁着这空挡,捡起旁边地上的长刀,直接冲着副局长的胸前直直地刺了下去,噗的一声,鲜血一下子染红了长刀和张根平脸庞。

    然而他的脸上的满足感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讶,因为无心此刻正张开双手挡在副局长的身前,毫无畏惧地望着他,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受伤。

    “大哥哥说……让你……住手……”

    很快,无心的身体一软,慢慢滑向了那冰冷的地面。

    郝卫国脑海中轰地一声惊雷响起,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突然的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眼睁睁地看着无心的身体倒在了地上,好久才反应过来。

    他跪在无心的身体前,双手拼命捂住他身前的伤口,但是血还是止不住地从他手指间流出,他大声呼喊着对方的名字,想要看到他的反应,想要知道他还活着。

    “为民,你不能有事啊!我们还没相认呢,你还没有叫我一声哥哥呢,你不能死啊!”

    但无心只是呆呆地望着郝卫国,他的嘴里始终没有喊出他最想听的那两个字,眼看口中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了。

    一旁张根平手中的长刀猛然落到了地上,他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缓缓地道出了一段往事。

    “我爹本来是一个做买卖的老实人,挣得虽然不多,但却足以解决一家人的温饱。自从那次我爹不同意孙师海在我家店里卖长生石以后,他便想尽办法抹黑我家的小店。

    他后来竟然用掺有农药的食物替换我家店里的东西,结果闹出了人命,我爹也因为这事被公安局抓了起来,他舅舅后来又从中作梗判了我父亲无期徒刑,最后冤死在狱中。

    我母亲因为受不了乡里人的指责和父亲离开,所以后来选择上吊自杀了,所以我要为他们报仇,最后多亏了殷老师,我才能大仇得报。“

    张根平叙述完这一段过往,又重新捡起长刀递给了郝卫国。

    “如今我大仇已报,已经死而无憾了。你弟弟的仇就来找我报吧!”

    ……

    月光照射下的一座小山坡前,殷雪峰老师背着手站立在那里,眺望整座坟头村中那点点绿光,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安。

    突然他耳边一阵熟悉的金铃声响起,心中翻涌起一阵惊涛骇浪,身体中那些亡魂鬼物仿佛不受控制一般疯狂躁动起来,他赶忙掐指念法,过了好一会终于平静下来了。

    “没想到这小村里竟然还隐藏着紫金铃,之前倒是没注意,难道是那个女人亦或是那个大道长?”

    他正思索之际,身后的树荫中缓缓走出一名身穿格子衫,头戴贝雷帽的少年。

    少年背着双手,看似闲庭信步,走到殷老师面前缓缓打量了他一眼。

    “没想到你又竟然假扮起山村老师,窝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利用天厥印控制这些村民玩过家家,很有意思么,三山?”

    “我倒没看出来,凭你一个小娃娃竟然能认得我,这么说破了天厥印的人应该是你吧,我还以为是那个女人干的呢。”

    “所以你就不惜利用那男人的父母来杀死她,之后又利用她的匕首作为物证,好把杀人的罪行嫁祸给她。”

    “没错,不过那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所做的举动,毕竟她的实力我还是了解的,我也没必要与她为敌。”

    三山一转身,手掌一举,一个棕红色的龙头印章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印章全身晶莹剔透,周围有红蓝两颗宝石围绕其转动,散发出一种让人绝对服从的力量。

    少年见到那东西眼中马上闪出一丝狂热,张开手冷冷地说道:“把它交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三山听到这话突然呵呵地笑了起来,声音冰冷而又尖锐,过了很久他才开口说道:“笑话,就算那女人来了我也不可能给,你凭什么要这东西。”

    “就凭这个东西!”

    少年不想跟他废话,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匕首,正是噬魂刃,一股毁灭气息一冲而出,朝着三山身前直刺了过去。

    “住手!”

    随着三山一声大喝,少年的身体猛然一滞,似乎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被对方硬生生夺走了一般,就连动一根手指也无法做到。

    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盯向自己的左肩上,只见那里一股奇异的气息一涌而出,很快在他的皮肤上形成了一个红色文字。

    “你什么时候下的印?”

    “上次被僵尸袭击还得多谢你和那个小道士救了我呢,所以我就恩将仇报,分别在你们身上下了天厥印,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没想到那个女人会把噬魂刃借给你,不过没关系,噬魂刃虽然霸道,但是没人操控也是废物一个,根本比不上这天厥印,只要事先打上印记,随时都可以触发,可惜你还是年轻,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那少年全身黑白之气一涌而出,浑身的力量一下子暴涨了数倍,手中的匕首竟然再次动了起来,而且是向着他自己的左肩上缓缓扎了下去。

    三山瞳孔一缩,心知不妙,他脚下黑影一个变化,人一下子从原地消失,紧接着就出现在了少年的面前。

    他刚一出现,从他脚下黑影中一下子冲出数条漆黑锁链,一下子缠住了少年即将落下的那条手臂。

    他似乎仍不放心,伸出五只黑漆漆的手指朝着少年的脑袋一抓而下。

    少年被那些东西缠住,手臂一下子无法动弹,同时一股阴冷的气息顺着锁链传入了他的体内,仿佛无数钢针扎在肉上一样。

    他心道不好,体内的纯阳之血一阵沸腾,马上化作一道气墙,将这股阴气挡在了外面,同时头部用力向旁边一闪,堪堪躲开那手指,却在脸颊上留下了三道抓痕。

    少年的血飞溅而出,打在三山脸上仿佛硫酸一般,瞬间将他粗糙苍老的脸皮烧得千疮百孔,露出了里面一张漆黑的人脸。

    他口中嗷嗷大叫,手指抓着脸上残留的血点,想要把它们全部擦掉,接着一股黑气弥漫在他露出的脸庞上,一个模糊再次变成了殷老师的面皮。

    只是此刻他的面上全无和善的表情,仿佛一只狰狞恶鬼盯着身前的少年,同时身下的黑影变成无数钢针朝着对方飞去。

    这时,少年身前一本金银两色的古书突然浮现而出,书页无风自动,从中飞出一堆堆奇怪的白色篆字,那些字首尾相连,瞬间拼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古幡。

    古幡上土黄色光芒一闪,传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将那些黑色钢针尽数吸了进去,接着土黄色旋风一动,朝着三山飞了过去。

    三山黑黢黢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他操控脚下的黑影形成了一个巨网,朝着那土黄色旋风一飞而去,同时身影一下子从原地消失,出现在了数丈之外。

    数息之后黑色巨网终于抵受不住,被土黄色旋风一卷带回了幡旗之内。

    少年手中的匕首此刻已经扎在了肩膀上,一阵钻心的疼痛感袭来,同时那股奇异的气息也消散不见了,他感到身体一松,马上可以活动了。

    另外一边的三山脚下黑影一下子被吞噬了大半,力量有些不支,一只手扶在树旁。

    “盘古书!怎么可能会是你!数百年前的那场大战竟然没有把你杀死!”

    “是啊,拜你们八人所赐,我不光丢失了大部分神器,连这身体的成长速度也变得异常了。”

    “我明白了,难怪你会有紫金铃,难怪那个贱女人会跟着你,还把噬魂刃给你。”

    “说吧,你收集神器的目的是什么?”

    少年这话刚出口,突然瞪大了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似得,口中喃喃道:“难道是那个人还活着?怎么可能。”

    “没想到你人变小了,脑子反倒是聪明了不少,连你都没死,那个人怎么可能死,不过这倒是有意思了,看来我得赶紧把这件事告诉那些人才行。”

    三山说着快速钻入脚下的黑影中消失不见了。

    “别走!留下天厥印和那个人!”

    少年眼中厉色一闪,身前金银两色古书一闪就要召唤新的神器,受伤的肩膀上却突然被人用力一拍,疼得他大叫了一声。

    “你干嘛!”

    “当然是帮你疗伤。”

    弋江转了转眼睛,从他身后一闪而出,同时手中还晃着一团白色烟雾。

    他看了一眼肩膀上,那处伤口上覆盖着一层白色柳絮状的东西,血已经止住了,同时还有些麻痒的感觉。

    “你既然来了就赶紧来帮我,每次就知道躲在一旁偷听。”

    弋江嘟着嘴,一副极其不满的语气说道:“你又没要求我帮忙,而且之前还瞒着我那么大的事。”

    “那跟你没关系。”

    “是啊,跟我没关系,那这个跟你也没关系了。”

    弋江说着反手取出了一团灰色的魂魄,从样貌上可以看出竟然是小道士无心。

    “结果那宝物也没能救了他的命吗?她这一世还是到此为止了吗?这让我以后怎么跟他说啊!”

    少年皱着眉接过魂魄,放在额头前,小道士这十几年的记忆马上如走马灯一样流入了他的脑海中。

    “竟然是被那人杀死的,难怪那宝物没用。”

    他自嘲地笑了笑,脸上现出一阵惆怅,接着紫金铃一阵清脆悠扬的声音响起,那个魂魄缓缓升到空中,接着光芒一闪消失不见了。

    他把噬魂刃扔还给弋江,紧接着身影一个模糊,人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

    ……

    数日后,坟头村外一处山崖边的高台上站立着一名青年男子,他头戴法冠,穿着黑白色的道服,背背一把桃木剑,腰间挂着一个罗盘,看起来极为威风,只是脸上呆滞的表情跟他多少有些不搭。

    郝卫国摸了摸脸上那处有些发烫的地方,想着弋江的话呆呆出神。

    “我知道你这十几年一直为你弟弟的事过得很痛苦,现在姜师傅愿意收你为徒,你应该高兴才对,这也算了了你的一桩因果。

    你不用别担心我,等我把手头事情办完之后就会去找你,到时我想看到一个仙风道骨正气凛然的你,这一吻算是我预先送给你的,到时你要是不认我,可别怪我不客气。”

    弋江这个人还真是开朗洒脱,就连结婚这种事都可以看的这么开,不过既然有了这次的约定,自己说什么也要闯出一番名堂来。

    “爹娘,弋江,你们保重,我走了。”

    他默念了几句之后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中年人威严低沉的声音。

    “既然这里的事情已了,那咱们就走吧,无念。”

    “好的,师父。”

    他摸了摸手背上那两行明显的齿痕,终于下定了决心,快速朝石阶上站立的一名青冠道士那里跑了过去,同时脸上现出了一个久违的笑容。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