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樱落无声的北方 > 正文 第十章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冬眠树的枝丫渐渐恢复平静,可南悠的心却久久不能平复。项文北的手仍在她的耳朵上捂着,绵软的毛线织成的手套,此时,这温度只她二人共享。

    奥利奥抓了一把雪趁路大贤不注意的时候往他脖子里猛一塞,路大贤往上一跳骂起来:“奥利奥你个孙子!”两人开始了扑雪大战。

    沐凡手里捏个雪球往路大贤身上一砸,这下他可谓腹背受敌,忙喊着:“帮谁呢你!”随后宋苗也冲上去扣雪:“让你成天厉害,嘿,好好尝点苦头。”

    女生们一副大仇得报的架势,没一会儿,路大贤就开始求饶了:“救命呀,二位姐姐饶了我吧,啊呀,冻死我了,项文北快来帮我啊!”

    这时南悠头一偏,她看看项文北,还没对视上就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下去了点。项文北知道她的意思,他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理,但看到她现在落得满头的雪花,心里也是觉得没什么不合理的。

    “把手套带上。”他郑重其事的声音把南悠吓了一跳,抬头时他已经把手套送到自己手上了。

    南悠推给他,表示自己不用,这下项文北更来劲了,什么话也不说直接上手给她带。南悠哪见过这样干的人,即使是好心,也让人怪尴尬的。

    “真的不用了,我又不冷。”她皱眉说到。

    “项文北,快来啊……你们俩放开我啊!”来自路大贤的嚎叫。

    “客气什么,脸色不是白就是红,一会儿别再把嘴唇也冻紫了。”话落,项文北看着被包裹严实的南悠满意地笑了:“像个松鼠。”

    松鼠?南悠忽然想起来有一回她说程香柚特别像松鼠来着,看来和好朋友待的时间长了真的会传染吗。

    随后项文北朝奥利奥跑过去,他捧起地上的雪向路大贤撒去,原本以为是自己喊来的救兵,结果竟是对方派来的卧底!路大贤绝望的坐到地上,他好想维尼啊,那体格,怎么着也得帮自己挡一半呢。

    “你们两个混小子,别以为我收拾不了你俩!”路大贤双手撑在膝盖上气喘吁吁地说,项文北和奥利奥相视一笑:“你怕是忘了还有两位女侠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宋苗捧雪往他头上一撒,路大贤拔腿就跑,颇有一副动物世界里被狮子盯上的小鹿的模样。

    “哎呦,路大贤你急着投胎去啊?”被撞倒在地的正是程香柚,她刚往这走没多远就听见嗷嗷叫的声音,结果下一秒就碰头了。

    南悠噗嗤一笑,她看到女生们蜂拥而上,路大贤这回可是尝到女生的厉害了!

    项文北回头看她,他向她打了个手势,南悠摇摇头,她的小腹还是胀痛胀痛,走几步就波涛汹涌的。项文北朝她走过来,问:“你不舒服?”

    南悠没有说话,她轻轻的点点头,看到项文北通红的手指心里有点不太过得去。

    “戴上它吧,我也不是很冷。”南悠把手套取下,项文北赶紧把手往兜里一揣:“别了,我一男生又不怕冻,戴手套也就耍耍酷,你还是先别给我了。”

    戴手套还能耍酷?真奇怪,但是对方已经说了不需要,自己也不好再继续下去。

    其他人见项文北走了也觉得没趣,反正今天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已经足够了。路大贤边走边掏雪,奥利奥用手套帮他甩落在肩膀的。

    “这会子知道心疼我了,刚不还下手挺狠的吗?”路大贤酸酸地说到。

    奥利奥白了他一眼:“打是亲骂是爱,懂不懂啊你。”

    旁边的三位微笑天使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路大贤还真是无下限啊,连兄弟都不放过,非得埋汰几句才觉得舒服。

    快走到跟前的时候,沐凡忽然用胳膊顶顶宋苗,她用眼神示意树底下的二人,只见宋苗一脸姨母笑的又点了点程香柚。程香柚顺着方向看过去,她笑着点了点头,心想笨丫头终于开窍了。

    “咳咳!干嘛你们?”沐凡阴阳怪气地说着,一边往上凑着看,结果下一秒就又失望的说:“咦,真无聊啊,我还以为你们…”

    “以为我们什么?”项文北直起身子反问道,沐凡不说话了,程香柚过去一看:“我去,南悠你在讲题!”

    真是个绝顶蠢萌的傻货姑娘啊,给你制造这么好的机会你却在那讲题!是不是傻啊,好歹训练两句英语情话也成啊。偏偏是几何,可别告诉我解出来是个浪漫数字,我才不信!程香柚看着她表情凝重的在心里吐槽到。

    “学霸就是不一样。我说项文北,难怪你抛下我们跑到这来,敢情是有老师给讲课啊,背着我们偷偷学,还是不是兄弟啊?”奥利奥一手架在路大贤肩膀上说着。

    项文北心里知道他们是故意说着玩的,自己心里也不大介意,他只说:“我也是有理想的人,哪像你,成天抱着篮球也没见你立什么远大抱负。”

    奥利奥:“那你的抱负呢,说出来给大伙听听看呗!”

    大家听后应和着,他们倒真挺想知道项文北的志愿是什么,其中更是包括南悠。也许,她比在场任何人都想知道。

    项文北正正衣襟,一本正经的说到:“鄙人不才,只愿当个教书先生,一世育人。”

    这简直比听一只狐狸开口说话还让人难相信,像项文北这样桀骜不羁的家伙竟然想当个老师,原来平淡安宁的生活才是每个人内心最深处的向往吗?

    完全不记打的路大贤听后捂着肚子笑,他打死也不敢想象项文北站在讲台上教课的样子,要是老李知道了他的志愿估计得气死。

    “你们都笑什么,我很认真的在说,没跟你们开玩笑。”

    众笑之中,唯有南悠在认认真真的看着他,好巧啊,我的志愿也是当一名老师呢。

    接着从宋苗开始,大家轮流着讲讲自己的理想。宋苗说毕业想当个跆拳道教练,她从小就练跆拳道,路大贤说她力气大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沐凡喜欢画画,希望以后可以开个画廊。虽然没有艺术大师那么厉害,但是理想嘛,总会和现实有那么些差距的。

    到了奥利奥他死活不说,说什么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还嘲笑他们的愿望肯定实现不了,众人群起而攻之,曰:“骗小孩的话就你信。”

    好像最后也没有听到奥利奥说出自己的愿望,他还是坚守着刚才的话,继而也不在话下。

    路大贤是最嘚瑟的一个,他一直觉得自己和杨过啊,令狐冲这样的武侠人物有的一拼。不是盖世英雄也得是个除暴安良的正义使者,所以他觉得自己以后应该会去报个警校,做一个能给别人带来安全感的好警察。

    一番下来,最后就剩下南悠和程香柚了,谁知道两个人都争着让对方先说。最后程香柚忍不住说到:“其实我也不知道以后要干嘛,我没你们那么厉害,都想好了。可能吧,以后我妈会帮我填志愿,到时候走哪算哪。”

    那时候以为的童言无忌,最终都实现了,唯一不平的却是,曾经一起许愿的人儿,如今再难相见。

    “南悠,你呢?”

    在他的眼眸中,南悠看到了自己,她无比坚定的说出自己的理想:“其实,我也想当个老师。”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