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生活让我们忘记相爱 > 正文 岁月本该无憾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不是胡欣儿轻易罢手,而是她完全摸不到陈嘉诚的行踪。qq留言,他从来都不回;“校内”之类的社交软件,他从来不玩;好容易跟他同班同学要到了他新换的手机号,还经常在忙线中或是无人接听。

    典型的中国式投行的生活其实是这样的,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在出差,而且大部分时间不是工作到凌晨就是应酬到半夜。没有所谓的系统性集中专业培训,也不像华尔街那样需要不停地做模型分析,而是蹲守企业所在地,按证监会制定的上市标准一条一条核查企业现状,帮助改善。好在他去的是一家不大的公司,有机会参与到项目的全过程,也有机会接触各行各业。话说回来,处于菜鸟阶段的陈嘉诚目前只有打下手的份。

    也许是怯懦,也许是自私,也许是刚好处于人生某个特殊的阶段,面对感情,他选择了逃避。他承认自己很无情,但他不知还能跟胡欣儿说些什么。让她等他?给她承诺?或是请她来陪他?似乎都没必要。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一点不算故事的往事随风而逝,那美丽的女孩儿早已忘记自己,投入到新的生活。

    时光荏苒,陈嘉怡和叶之谦都顺利通过复试,考取了本校的研究生。岁月本该无憾。然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叶之谦心情很差地告诉她,叶妈妈检查出了乳腺癌,他决定这段时间陪妈妈去美国确诊,然后手术。陈嘉怡听得心一沉,又不知怎么安慰他,“之谦,别害怕,有什么我们一起面对!”叶妈妈一贯对陈嘉怡很好,虽然他俩没有正式订婚,但两家的亲戚和朋友没有不认识他们的,于情于理都该有所表示,“之谦,我陪你去吧!到时也能帮你照顾叶妈妈。”

    令她意外的是,叶之谦拒绝了。

    所谓“忍一时小叶增生,退一步卵巢囊肿”。没错。叶妈妈的病确实由于长期心情压抑造成的。而那个源头正是令她表面风光无限的叶爸爸。

    叶之谦的爸爸叶志海在工作上堪称“拼命三郎”,这些年芝麻开花节节高,一步步坐到了今天的位置。叶妈妈为了支持丈夫、照顾家里、培养儿子没少牺牲奉献。但并不是一分耕耘就能换得一分收获。坊间一直传言叶志海在外的情人早就给他生了个私生子。杨林巴掌大的地方,想要守住秘密真的很难。虽然陈嘉怡早有耳闻,但作为叶之谦的女朋友,在叶之谦不主动提起这些事的前提下,她又怎能主动揭人伤疤呢?

    暑假时,她和叶之谦陆续通了几个电话,对方一直心情不好,每次都只能泛泛说下近况。叶妈妈已经确诊,并安排了手术日期,但叶爸爸只来陪了两天就回国了,叶妈妈的情绪非常低落。叶之谦一怒之下,打电话给叶爸爸,父子再度大吵了一场。

    他对陈嘉怡说:“你知不知道我妈她一生隐忍,才惯出了我那个爹的自私,也把自己郁闷出了癌症。”

    开学前夕,陈嘉怡想问问他是否能按时回来报到,发了条短信。

    对方过了很久才打回电话,告诉她,叶妈妈的手术刚做完,按医生的说法还算成功。说话间,电话里传出一个年轻女子清脆甜美的声音:“之谦,要不要我给你带杯咖啡上来?”

    他的声音里透着疲倦,只嘱咐陈嘉怡照顾好自己,陈嘉怡也没多问什么。放下手机,陈嘉怡到飘窗窗台那儿坐下,看着窗子外飘着的细细碎碎的雨滴,情不自禁有点惆怅。

    某天晚上,陈嘉怡从自习室出来,在体育馆门前的台阶坐下,这里视野开阔,隔条马路过去,前面是个小小的人工湖,种了荷花,此时荷叶田田,散步的同学大部分在湖对岸。她选择在这儿给叶之谦打电话,是想跟他说一些想念的话,诉一诉衷肠。或许只有分别,才更让人看清自己,到底有多喜欢对方。开学一个多月了,叶之谦还是没有回来。每次接电话都没能聊上几句,加上还要照顾叶妈妈,他们之间的电话也越来越少。

    手机响了几声后,喧闹的酒吧音乐背景声中,一个似乎耳熟的女子的声音传来:

    “你好,找之谦吗?他去洗手间了,稍等一会儿好吗?”

    陈嘉怡怔住,停了一会儿才说:“好吧,请你让他给我回电话,谢谢。”

    那个女声轻轻笑了:“嗯,你是陈嘉怡吧?”

    “那么你是哪位?”

    “我姓曾,你可以叫我joanna,之谦的同学啦!”

    “同学?你也是安平大学的?”

    “不是哦,我是ABc,一直都在美国的......”

    陈嘉怡不等她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她陷于一种失神的状态,直直看着面前路灯昏黄的光晕,她不知道已经坐了多久,拎起书包想要站起来,腿却已经发麻了,一阵针刺的感觉袭来。

    她着腿,拿起手机看看时间,快十一点了。再度拨通叶之谦的电话。这次是他本人接的电话,听上去周围很安静:“嘉怡,你还没睡吗?”

    “你不回来读研了?”

    叶之谦没有回答,她的心有些冷了:“那么,你这次出去不仅是陪叶妈妈看病,还有办出国的事?”

    一阵难堪的沉默过后,叶之谦开了口:“嘉怡,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我有太多话想对你说,可我......不知从何说起。你只需要记住,我对你的心意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你明白吗?”

    “你原本就没打算回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原本就打算出去,为什么还要参加研究生考试?”一连串的疑问困扰着陈嘉怡。

    如果你原本就要离开,为什么还来撩我?

    “不,不是这样的!嘉怡!你相信我!我会尽快回国去,当面向你解释。”

    “不,没必要,分手吧!”她始终没提有个名叫joanna的女孩儿接了他电话的事。可是,这件事还重要吗?

    “对不起,嘉怡,我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你原谅我。你冷静一点儿,我尽快回来看你。”

    “不用了,叶之谦。也许你真的有难言之隐,我理解你,但我不喜欢让感情变得复杂。就这样吧!”

    不等他再说什么,陈嘉怡挂断电话,拎起书包站起来向宿舍走去,手里的手机再度振动起来。她盯着屏幕上闪动的名字看了良久,突然一扬手,将它扔进小湖里,只听咕咚一声轻响,几圈涟漪扩散开去,湖面慢慢恢复了平静。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