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那年22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满足着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盛夏和薛婉的妈妈病情也逐渐好转,原本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下归于平静。远在他乡的游子,日子也要继续过不是吗?

    眼看着就到八月十号了,盛夏很是纠结,一边是心爱的小哥哥的荧幕巨著,一面是考研的紧张复习。焦虑的盛夏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每一个追星girl一定知道,偶像的存在对于她们早已经不是一个具象的人物,那是一个散发着救世主光芒的god。每当自己心情抑郁的时候,或许身边也没有能够帮助排忧解难的朋友,那爱豆就成了快乐的化身。看着爱豆银幕上的搞笑合辑,自己也莫名地开心起来。

    对于盛夏,爱豆就是力量的源泉。盛夏每每在压力巨大得时候,总是会点开收藏的爱豆视频,反反复复地看,似乎爱豆的正能量会传染一般,看完之后定会满血复活。

    或许路人们很难懂得这种情感,甚至对追星女孩嗤之以鼻,在他们的世界里,实在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寄希望于一个飘渺的事物上面。除此之外,疯狂的粉丝还会大笔地投入时间与金钱,在他们眼里那就是神经。

    盛夏倒也没那么夸张,在别人眼里顶多就是个佛系粉丝,也就买买专辑支持支持作品,倒是不会全国各地机场到处跑来跑去。

    九号晚上,盛夏躺在床上想了很久。“这人啊,话千万不能说太早,当初二月份看到这个电影定档的时候,曾信誓旦旦的说着自己一定会去看,可现在呢?还不是被现实逼的只能食言了嘛!算了算了,不去了,毕竟考研就这么一次,爱豆以后还是会拍电影的,况且这个电影日后也是看的到的。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赶快睡着吧。”想着盛夏便叹着气翻个身蒙着头睡去了。

    十号如约而至,盛夏也只能一如既往的度日,依旧是坐在亭子里迎接朝阳。吃完早饭后,大家也照旧坐在小屋里开始一天的学习生活。

    盛夏坐在小屋里,眼里看的是书,心里却不断地开导自己,“没事,到时候再说。去一趟也不方便,算了,好好学习!”

    盛夏虽然是自己在思考,可是坐在旁边地薛婉都看在眼里,她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只是意外为什么盛夏没有和她讲。

    “盛夏,你今天不去看电影吗?”薛婉还以为这孩子忘记了,故意提醒到。

    “哎,刚刚放弃了。”盛夏无精打采地说。

    “为什么?”薛婉十分不解,“不是你爱豆吗?你不是每天挂在嘴边吗?”

    “我太难了!一边怕耽误考研时间,一边看着那票又时间不合适,没有那种我们去了还能当天回来的票。”盛夏把劝慰自己的理由原原本本讲给了薛婉。

    “我觉得,这一两天对于考研复习的偌大时间轴来讲,其实也是微不足道的。我们回不来就住在那边呗,顺便还能多看一个电影,不是也很好吗?”

    听完薛婉的一番言论,原本不报任何希望的盛夏忽然死灰复燃,“那我们现在订票吧!”

    盛夏说时迟那时快,不一会就和薛婉商量好了时间。

    “走走走,我们上楼准备下行李,待会儿骑个小电动放到镇上。”盛夏满心欢喜地说着,行李也电光火石一般地收拾完毕。

    “我去找小电动啊,你看看还有什么补充没有。”说着盛夏便欢快的跑下楼去。

    可是哪能事事如意,太顺利对于盛夏反倒是更害怕。

    刚下楼,盛夏就眼看着最后一辆电动被杨博士骑了出去。但是依旧怀着侥幸的心里跑向仓库,结果进去仔仔细细绕了一圈也没发现另一辆电车的踪迹。原本都要眉飞色舞的盛夏此时仿佛独自站在冷风中被那凌冽的寒风呼啸着。

    “没有了吗?”薛婉见盛夏迟迟没有上楼,便也下来看看情况。

    “没了,一辆也看不见。”盛夏无奈地摊着两手。正在此时,忽然瞟到了亭子下面的摩托,“看样子好像是师兄的车,这么一来,拦不住杨博士,求一下黎师兄还是可以的嘛!”

    说着盛夏便跑上楼去,薛婉云里雾里地跟在后面,“你干嘛去?”

    “去找我们师兄,天天下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等着,我去说。”

    盛夏气喘吁吁地敲着师兄寝室的门,开门后的师兄见此现状还以为盛夏有什么急事,赶忙问到,“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盛夏一手扶着门一手摇摆着,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没事,没什么大事,就是着急上来问问仓库里的车去哪里了?”

    “一辆都没有了吗?”

    “没有了。”

    “那可能都骑到镇上没有骑回来。”

    “那怎么办,那我们岂不是去不了镇上了?”

    “你们去镇上干嘛?”

    “偶像拍了电影,今天上映,赶着去先例看。”

    “去看电影?”师兄听到后略显诧异,“平时一没事就看书的人,如今竟然浪费时间就为去看电影?”

    “这次不一样,是我偶像张艺兴的电影,我定是要去看的。”

    师兄看着盛夏急地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随意地走到桌前,拿起钥匙说“你们收拾好叫我,送你们去镇上。”

    看着大发慈悲的师兄,盛夏顿时喜笑颜开,心里也是美滋滋的,赶忙跑回去告诉薛婉。听到这个消息的薛婉实在不敢相信,“一向对我们直男的师兄如今还有这等善心?”

    “真的,走吧,师兄已经下楼了。”

    坐在小摩托后面心情真的是无比的愉悦,不一会便到了镇上公交站牌。原本对师兄感恩戴德,结果刚下车师兄就转头离开了,丝毫没有滞留的意思。

    盛夏和薛婉互相对视,实在不解师兄这性格到底是好是坏。还没等买上票,身后忽然又传来熟悉的声音,“你们俩带零钱了吗?还有这个水你们带着吧!”

    盛夏和薛婉转身看到伸手递水的师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中的喜悦。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我们永远记不得对你好的人的好,反倒是一直对你不好的人稍微做了点好事,你就感激涕零。’

    “谢谢师兄,零钱我们有,超级感谢师兄!”盛夏说着。

    “没事,你们路上注意安全。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回去了。”师兄站在路边说到。

    “好的,谢谢师兄,师兄注意安全。”

    说着师兄便转头朝来时的方向驶去。看着师兄离去的背影,盛夏和薛婉久久地挥舞着双手。

    “原来师兄并没有走开,只是着急去旁边的超市找零和买水去了。”薛婉轻声地说着。

    “是啊,太过意外,这是师兄最反常的一天,快把水拍下来记录一下。”盛夏说着便拿出手机,和薛婉摆着姿势,美美地记录着这一刻。

    公交一来,意味着疯狂happy的两天一夜正是开启了。盛夏和薛婉的第一站便是大吃一顿,第一顿必须是阔别已久的炸鸡汉堡披萨可乐。找了一家离电影院最近的肯德基便开始吃了起来。

    第二站自然是连看两场电影。一场《爱情公寓》,打着怀旧情怀,却感觉拍的稀里糊涂,既没有了电视剧版的热闹,也没有电影版该有的深情,看完就像是又看一集电视剧,关键是还没有后文,就很是悲伤。当然也不能以偏概全,电影结尾部分还是有些感情共鸣的,最起码盛夏被感动哭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第二场的影厅,搞笑的气氛,一时间连盛夏都差点没认出那是她爱豆,精湛的演技,拙略的装扮,真的是渤哥惯有的分隔。整部电影看完也是很有意义,伏笔颇多,但真的原谅一刷的人压根捕捉不到。

    第三站,必须是继续大吃,要吃肉。索性找了一家自助餐厅,进行胡吃海塞,好像一下子要把之前没吃的都补上来似的。但是本来很渴的盛夏,就想着进去先喝一杯白开水,然而诺达的餐厅愣是找不到一口不甜的饮用水,一顿饭吃的盛夏也是颇有遗憾。

    吃完饭的二人悠闲地走在街上,虽是一个县城,但街道的灯火亮的还是蛮久。买杯奶茶,随心的逛着,反正住店也不急,走哪算哪。

    “你看见了吗?那个门左边写着ktv,右边写着宾馆,我们要不要去问问,这一家解决两个问题,是不是很爽?”盛夏喜笑颜开地问着薛婉。

    “可以,我们俩还没有一起唱过歌。”薛婉也正有此意。

    “唱过,只不过你不唱。”

    “那不是人多嘛!我又不像你。”

    说着两个人便走进店里。一进门,一个人都没有看见,服务台也没有人招待。

    “这是自己服务自己吗?”盛夏一脸好奇地问着薛婉。

    “我们不然上楼看看。”薛婉说。

    盛夏和薛婉小心翼翼地走上楼去,楼梯左拐是个ktv,里面音乐声倒是响亮,却空空如也,半天不见一个人。

    “有人吗?”盛夏试探性地问着。

    并没有人搭理。

    “有人吗?”盛夏继续问到。

    “谁?”说着便听见嘎蹬噶蹬地声音从隔壁屋子传了出来。

    “您好,我们唱歌。”

    “好嘞,到十二点哈,我们这边十二点打样。八十,二维码这边。”睡眼朦胧的大姐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话。盛夏都不用多说,更不要搞价,直接付了款就没什么事情了。

    “姐,这边酒店是您的吗?”盛夏忽然想起晚上住的地方还没安置。

    “不是,在楼下。如果看不见,就往服务台底下看,准是躺着睡觉呢。你先下去付款吧,我给你准备房间。”大姐如是说到。

    “哦,好的,谢谢。”

    说罢盛夏和薛婉便下了楼梯。果真探着身子往下望去,还真有一位大姐在睡觉。睡的还挺香甜,盛夏和薛婉轮流叫了好久才叫起来。

    搞定好住房,二人便开开心心地跑去唱歌。

    这一晚上,真的像脱缰了的野马一般,又唱又跳,整整四个小时不停不歇,即使嗓子都要哑掉了也不肯离开。

    或许也是放松解压吧,这些日子的不愉快,还真是需要出口。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