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修真模拟器 > 正文 第133章 一段往事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君首阳虽然身负重伤,但是此刻盘坐在黑色莲座之上,丝毫未见有不稳的迹象。棠醉御剑飞行,速度自然不敢太快。

    而且只说帮助君首阳一个忙,目的地也不知道。唯有默默的喝着灵酒,不断的调理着身体中的暗伤,如此飞行了三日时间,身体中的暗伤也消除了大半。

    君首阳孤独的看着脚下云层,似乎洞悉了脚下大地的景色,乃是一片水泽丰茂的小湖,湖水平静如镜,几只野鹤掠过湖面,点点涟漪慢慢泛起波澜。

    君首阳叹了一口气,对着身后的棠醉说道“棠小子,我们下去吧!”

    棠醉点头默认,君首阳回头对自己言语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君首阳左眼眶有些泛红,似乎留下了泪水。

    而那空洞的右眼,仿佛如同寂灭的黑洞,掩盖了他的过往,掩盖了他的脆弱,也掩盖了他不肯言说的悲痛。

    二人快速落下,君首阳直接收起黑色莲座恢复如初的九龙轮椅,席地而坐。双手垂在腿上,这尽废的双腿,他有太多不甘。

    棠醉就在君首阳的对面盘坐,拿出一瓶灵酒,一饮而尽。空荡荡的酒瓶,如同被镂空的时光。

    棠醉暗觉不够过瘾,又拿出一瓶灵酒出来,再饮下一大口,衣袖擦拭着嘴角的酒渍,说不出的快意。

    君首阳望着棠醉,目光不肯离开。

    慢慢吞下一颗黑褐色的丹丸,接着吐出了几口淤血出来。惨白的蜡黄色面目,面色才好了几分。

    君首阳慢慢说道“棠小子,这次多谢你了。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

    棠醉酒入胸怀,百愁尽散,大呼过瘾的说道“首阳君,何谈人情之说,你我经历如此,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

    君首阳惨淡的低下头,摇了摇头。

    低声说道“我告诉过你我是上界所谓的——道体!却不知我乃是不祥之人。我知道你好奇我和阿宝的渊源,还有我和她到底是谁,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棠醉没有答话,远处的野鹤慢慢吟叫起来,此刻风来,吹皱一汪春水。湖泊的波澜,泛起如同历史的年轮,让人难以捉摸。

    棠醉再饮下一大口灵酒,静等着君首阳娓娓道来,他的故事。

    君首阳看了看四周的景色,风声鹤唳,物是人非。不由得悲上心头,往事的记忆涌向心头,对着棠醉说道“棠小子,给我一瓶灵酒!要最烈的酒!”

    棠醉也不答话,直接丢出一瓶如日禅饮来。

    君首阳探手接过这瓶如日禅饮,但观瓶身布满魔纹,压制着瓶中的灵酒,便猜到了此酒的名字,低声说道“果然!如日禅饮!”

    当下拔出玉瓶的封盖,顿时佛光大作,想要从瓶中飞出,被瓶身上布满的魔纹压制了下去。

    君首阳昂首饮下一滴如日禅饮,再度盖上瓶封。

    如日禅饮进入身体,就连棠醉都控制不住,若非有梵天九式,多半难以压制下来。此刻君首阳体内一阵金光四溢,随后空洞的右眼,缓缓将这如日禅饮蕴含了能量,尽数吸收了!

    棠醉彻底看呆了,想不到还有这等手段。虽然能量被尽数吸收,但是君首阳明显有些醉意盎然。

    君首阳淡淡的说道“九州修真界,便是此界修真界的名称。

    所谓修真界势力歌谣——

    一阵二药三神兵,四魔五符六剑宗。

    七巧八灵佛国九,血杀拜月无影踪。

    云轩财,逍遥生。剑禾九州第一功。

    此歌谣中记载都是如今修真界势力的巨擘!我等修为常人却不知道,七巧阁、万符道、八阵宫同在一块大陆之上!此地名为——洪泽方所境!

    前几日见到的阿宝,就是七巧阁掌门的掌上明珠,也是我的未婚妻!洪泽方所境,灵力十分浓郁,海湖遍布,是一处独立的巨大空间。

    方所二字,乃是古称由来。意为若定是金钢,即为名相。定是常住,便成方所!

    你若不懂,可以查阅古籍,便可理解此话的含义。

    乃是修真界不可多得的地方,所以这三个巨擘门派费尽心机才留在此处开中立派。自在君皇是我的父皇,祖上建立起的君天皇朝!乃是洪泽方所境第一势力!可惜我父皇一直膝下无子,直到我的出生。

    本以为我的出生,能够让君天皇朝更加强盛,没想到我的天赋道体,引来诸多争端。若是没有这么多变故,我宁愿做一个凡人,一生不入修真一途!换来父皇平安无事,我也愿意交换!

    我和阿宝从小青梅竹马,一同长大。早已私定终身,我此生必不可辜负她。我不知道到底为何原因,引来战争。

    剑宗和万符道以及八阵宫密谋已久,哄骗我父皇一聚,却突然出手。我父皇重伤垂死,逃回君天皇朝之中,却在密室被七巧阁掌门,也就是阿宝的父亲暗下杀手,最终身死道消!

    我十岁已经到达了金丹期!那年我只有十三岁!虽然六名元婴期的大能护送我和母后出逃,却被多方围剿。

    我母后乃是姑射妖族的公主,但是却天生不能修炼。几经波折,我和母后逃到了这遥远的陈州疆域。

    六名元婴期大能尽皆战死,我的修为被废,双腿尽废,右眼更是因为使用我父皇最强一势——湮道绝!用此秘法斩杀了最后一名围剿之人,右眼而彻底失去。

    体内遍布大道暗伤,被天地所不允,踏入金丹就是天方夜谭了,如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而我丝毫没有灵力的母后,也身受重伤!

    体内目前残留一丝玄冥极冰的暗伤,日夜受玄冥极冰灌体的痛楚!

    虽然我可以用《赤焰真章》化解他的痛苦,但是我岂能日夜都在她的身边,且我的道体,有我自己的道,如何都无法将《赤焰真章》修炼到极致的。

    随意我将我修炼的《赤焰真章》产生的道果,给了你。让你的《赤焰真章》得以大成,期许能够彻底消除我母后,体内残留的这一丝玄冥极冰的暗伤!

    我从灵力消失开始,从灵动期一层开始,如今又修炼到筑基期初期!无论有多艰难,此生大仇必定要报!”

    君首阳说完之后,久久不再言语。紧握的双手,指甲将手掌心尽数刺破,鲜血缓缓流淌!这是血的誓言,这是血的记忆,也是血的仇恨。

    棠醉听完,感叹人生太多无可奈何,太多无能为力。也越来越佩服君首阳起来,君首阳能和自己推心置腹,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帮他救治好其母后。

    。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