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修真模拟器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花坊城中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棠醉刚刚离开青霜剑阁,回头一望,只见高大的门派阁楼群山都已经消失,目光所见之处,四下都是荒山野树而已。

    那里有修真门派坐落在此的样子,说来青霜剑阁的护派法阵当真巧妙,才能几千年来抵挡住多次,其他门派联合的进攻。

    棠醉行至一处僻静山岩下,盘坐下来,从须弥手镯中拿出许多材料,如同女子化妆一般,在面目之上涂抹起来,而后不断的掐诀念咒,不多时面目成了一个古稀之年的老者。

    胡须飘然若仙,连同身体都变的瘦弱不堪,弱不禁风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棠醉以前的样子,此正是当初斩杀了千媚娘子,从她的须弥手镯中得到的《灵媚书札》。

    说来也奇特,《灵媚书札》出了记载了一些男女房中的奇技淫巧,最主要的就是各种易容秘法,当然棠醉是选了一种比较普通的,能维持几月时间。

    只要不是金丹期的老怪物用神识洞察,一般修真者是断然看不出自己易容的。

    而最巧妙的手法乃是,割下别人的面皮,覆盖在自己的面目之上。时间可以持久半月之多,任凭高一等级的修真者前来洞察,也是看不出丝毫破绽的。

    只不多这种方法,太过阴损。也只有那面目奇丑的千媚娘子,为了自己的虚荣才能下得去狠手。

    说起来千媚娘子,也是可怜。本来潜心向道,只因为长相丑陋,而性格变得偏执起来,嫉妒所有长相好看的女子。

    更是习惯割掉这些女子的面皮,覆盖在自己的脸上。后又因得到了鬼道顶级秘法《太阴鬼经》而堕入鬼道。

    人不人,鬼不鬼。虽然活在世上,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生不如死。被棠醉所斩杀,也是一种解脱。

    棠醉此刻换了一身素白色的老旧长衫,修为也从筑基期中期变成了灵动期五层,如同普通年岁大了的修真者。

    看着自己的面容,棠醉暗笑起来。身边小湖之中,倒影出自己的样子,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灵媚书札》果然绝妙。

    当下拿出浮屠剑,神秘剑鞘也包裹着浮屠剑。直接御剑飞行,奔着东方而去了。

    御剑飞行的过程中,棠醉不是的看着手中的玉简,这玉简乃是自己在门派中,像秦可风讨要的地图。

    记载了附近一些修真界信息。青霜剑阁和征战堂都是,陈州疆域七十二地之中的秣陵秘境!

    秣陵秘境,作为偌大的陈州疆域七十二地之一,古来灵脉遍布,修真门派更是多不胜数。青霜剑阁在其中,也只是中等门派罢了。

    还有一些强大的修真世家,都是以血脉接近的族人作为培养对象。这些修真家族,高级的修真功法也许没有多少,但是常见的修真法诀却很多。

    加上子孙后代众多,不断的壮大着家族的势力,也不容小觑。而往往修真家族的背后,都有一些强大的修真门派作为支持。

    至于不入流的小门派就更多了,更有甚者筑基期都能找一处灵脉匮乏的地方,开中立派。

    秦可风的玉简,记载有限。只记录了青霜剑阁附近的一些门派势力,还有一些修真坊市的信息,余者都非常模糊。

    青冥镇所在的燕璇国,玉简上面根本没有记载。看来只能到了修真坊市中,多买一些地图了,此番出来出了看能够撞到一册剑诀,就是要回青冥镇一趟。

    玉简地图所记载,距离青霜剑阁相近的修真坊市,最近的一座也有万里之遥,名曰花坊城!

    此地鱼龙混杂,凡是进入此城的皆为修真者,也就是说连同里面的一些打杂人员,最低也是灵动期一层。

    更是相传有许多金丹期老怪物们的出入,而元婴期也经常前来。花坊城作为修真者聚集的城市,规模仅次于秣陵秘境中的秣陵古郡。

    棠醉站在飞剑之上,看着脚下的山川景色,一片苍茫之意。自己最初的小镇少年,如今已经仗剑飞行了。

    红尘笑傲天地间,纵横天涯不知远。

    归途神往大道去,斑驳此间非少年。

    棠醉没有丝毫停顿,一直稳定的飞行者,自己没有剑诀,操纵浮屠剑也只是最原始拙略的手段,灵力没有大幅度激发,仅仅够维持飞行。

    神秘剑鞘包裹的浮屠剑,看起来出了外面一层火灵力的屏障外,依旧如同黑炭一般。如此,一人一剑飞行了大约两月时间,才堪堪到达花坊城的领域。

    期间遇到过许多世俗人居住的许多城池,棠醉并未停留。眼前望去,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建筑,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只见浓雾弥漫成一处仙境,围绕着巨大的城池。也不知道这城池到底有多大,目光所及都是浓郁包裹的城墙。

    中心地带升起一座高耸入云的楼阁,望不到顶端,末在云中。

    棠醉又御剑飞行了五日时间,终于靠近了花坊城。到了此处边缘,禁空禁制就触发了,再难前进。

    而脚下出现了一条宽大的路径,非常漫长悠远。浓郁见棠醉靠近,立刻包裹起来他的身体,棠醉激发了灵力之后,浓雾渐渐散开,从新露出路径。

    每走一步,浓郁就散开一分,如此一日时间终于看到了花坊城的入口。

    巨大的城墙,只有到达城脚下才能感受到高大,抬头望去,高约几百丈。都是不知何种材质的玉石堆砌而成,周身散发着浓郁的灵力。

    想必有十分厉害的阵法,围绕着花坊城。见此情景,棠醉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自己如同蝼蚁一般,花坊城必定是高手林立,都是修真者,迎接自己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景。

    当下走到花坊城的入口,入口朱门阔喔,四名筑基期红衣打扮的修真者,负责看守。

    棠醉如今如同古稀老人一般,缓慢的走到四人身边,表明了来意。按照规矩,缴纳了十块下品灵力,便可进入其中。

    一名红衣守卫,身材微胖,背负着长刀,对着棠醉不耐烦的说道“灵石交了,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叫什么!”

    棠醉慢吞吞的嘶哑的说道“老头只是野修,名曰汪道涵。”

    红衣男子不耐烦的拿出一块青色玉牌,变换着法诀,在青色玉牌上刻下“汪道涵”三个字。

    而后安排道“老头,记得守规矩。咱花坊城规矩多!只要你不和人争斗,保你平安无事!”

    棠醉半弯着佝偻的腰,连连道谢,而后走入城中去了。

    。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