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修真模拟器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剑名浮屠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修真界器物四种等级——灵、法、宝、神!

    自己这极品宝器,估计放到外界都会被元婴期的老怪物们抢破头!要知道仇鼎天贵为青霜剑阁的掌门,所用的本命武器,也只是上品宝器而已。

    神器乃是传说之物,整个修真界也只有云轩财,逍遥生,剑禾九州第一功!

    修真界第一人剑禾所使用的本命飞剑,是准神器!而棠醉手中的确实极品宝器,距离准神器也只有一线距离。

    棠醉暗暗冷静下来,他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看来以后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对外只说是中品宝器即可。

    不然容易招来杀身之祸,而且也知道自己只是筑基期初期的修为,难以部激发手中长剑的部威能。

    只期许未来能够早日进阶金丹,才有了在修真者立足的根本,不然筑基期的修为,还不够金丹期老怪一合之力呢。

    若是日后对敌,生死时刻在祭出此极品宝器,能不使用,还是尽量不拿出来,最为合适。

    也因为棠醉的运气实在太好,所获的浮屠梵花数量太多庞大,若非加入如此多的浮屠梵花,这飞剑打造而出,顶多也只是中品宝器。

    可是要知道即使是中品宝器,也是有市无价。金丹期的老怪物们,大部分使用的都还只是下品宝器而已。

    因为此间修真界,自剑禾破开秘境,导致天地灵力从新浓郁之前,也不知道多少岁月,都灵力稀薄。

    许多天材地宝,珍稀之物都难以出现了。更何谈能够打造出精品出来,打造这长剑所用到的太始天罡石,已经算顶级的打造材料了。

    自己平白多了一把极品宝器,也不知道未来该多了多少麻烦。但长剑在手,哪怕是天要阻挡自己的大道,也要破开这天!

    棠醉咬开手指,将几滴精血滴在长剑之上。而后默默念诀,完成了认主之仪式。调整了一下身体亏空的灵力,等了一天一夜,身心状态达到最佳的时刻。

    在房间之中,布置了一个小型阵法,将飞剑悬空而入阵法之中,龙息诀瞬间调动而出,浓郁的火灵力包裹着这长剑。

    缓慢的祭炼着,三日后才慢慢收起法阵。手中长剑此刻已经成了自己的本命器物,到底威力如何,也只有对敌的时候才能体验出来。

    棠醉心知,哪怕是筑基期后期的他也毫无畏惧,当初在狩猎场中,罗永浩和司马伯仲的约战,看来此番罗永浩无法参与了。

    也不知司马伯仲是否回到了门派,还是葬身在狩猎场中。若是司马伯仲回到门派,自己定要代替罗永浩和他决战一番。

    即使知道自己多半会以落败为结果,也要站出来,毕竟罗胖子因为自己才到了如今的情景。

    长剑之中的灵力散去,恢复了本来的模样,如同一把石剑一样,通体青石形态,朴素无光。

    单凭肉眼看起来,毫无特别之处。棠醉握在手中,感觉到长剑和自己的心神都连在了一起,若是长剑受损,自己也会受到伤害。

    还没有给这长剑取名字,棠醉思索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极品宝器!剑名——浮屠!!!”

    浮屠剑,这名字果真剑如其名,一是浮屠梵花成就了此剑,儿是浮屠乃是佛教古称,自己和佛教也颇有渊源,自法相寺开始踏入修真一途,又得了那五龙净花瓶暗藏佛家秘术——梵天九式。

    三是剑名浮屠,愿杀尽天下该杀之人,证道天下应证之道!

    当下收起浮屠剑,准备打坐一番,在前去看望一番罗胖子,以及拜访诸位门派之中的老怪物们。

    白无瑕给自己的玉简《重黎丹炎诀》还没有开始修炼,而自己五龙净花瓶所记载的《梵天九式》才初学了第一式,算起来自己守着一堆宝藏,还没有好好开始修炼。

    倒不是棠醉懈怠,而是发生的事情都太过密集。看来过一阵子,是时候好生潜心修炼一番了。

    自己虽然有极品宝器浮屠剑,奈何还没有适合自己的剑诀,日后也要好生找寻一番。

    此刻棠醉正在打坐,却不知道青霜剑阁后山一阵霞光四溢,从狩猎场出口小溪旁边,缓缓走出一人,此人面如冠玉,却衣衫残破不堪,身上布满了狰狞露骨的伤口。

    气若游丝的缓缓出现在此地,刚刚一出现,就被守在此地的筑基期弟子看到,惊呼道“二师兄!”

    此人正是那逗留已久的司马伯仲!不多时画中奇收到消息,便火速赶来。

    司马伯仲见画中奇来到面前,颤抖着身体跪在地上,虚弱的说道“师尊……”

    画中奇也无二话,直接带着司马伯仲离开了此地,回到了洞府之中,须臾间司马伯仲回到门派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青霜剑阁。

    许多门人,无不心中暗骂,此子狼心狗肺,当真无耻!又从心底感叹司马伯仲的强大,居然在狩猎场中能够坚持如此之久的时间,看来肯定遇到了非常难得的奇遇。

    心中骂骂就好,遇到还是好生奉承吧,毕竟司马伯仲金丹有望,岂是他们能轻易得罪的。

    苏韵苓此刻正在房中打坐,一身天青色的罗裙,气质优雅,如出水芙蓉一般动人,但听到进入房中的门人,诉说司马伯仲回到门派后。

    手中的玉盏茶杯,被直接摔倒地上,碎裂开来。苏韵苓如何也没想到司马伯仲这贼子,能够活着走出,罗永浩约战之事,看来要自己代替了。

    仇鼎天此刻正在洞府之中,白无瑕坐在身旁,二人笑着谈论着白无瑕腹中之子。

    仇鼎天身体一震,缓缓说道“无暇,司马伯仲此子回来了。”

    仇鼎天说的很轻,他刚刚得到器衍峰首座仝雨的传音,知道了此事。白无瑕本来微笑的俏脸,立刻变得不快起来。

    白无瑕说道“这等贼子,不顾同门之谊也就罢了,竟然还设计暗中陷害,当真是败类!”

    仇鼎天摇了摇头说道“话虽如此,我等修真之人,那个在同门之中争夺而出,司马伯仲虽然有错,但也不可重罚,毕竟距离踏入金丹也只有一线距离。又加之是画中奇的嫡传弟子,本身也是异种灵脉三清灵脉。”

    白无瑕冷哼了一声,望着仇鼎天缓缓说道“师兄,无论如何也要惩戒一下!”

    仇鼎天思索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道“就如当日,画中奇我三人在场定夺的吧,罚他后山面壁百年吧!”

    看到白无瑕还有些怒气,仇鼎天笑着说道“好了,师妹。就如此吧,别生气了,伤了胎气,我可是对于未来的儿子十分期待啊。”

    白无瑕听到此话,莞尔一笑道“哼!你怎么知道是男是女,对了师兄,有没有取名。”

    仇鼎天仰天大笑,看了一下白无瑕洁白无瑕的面目,柔声说道“若是儿子就叫仇剑阁!若是女子就叫仇青霜吧!继承我青霜剑阁的遗志,期许他大道可期!”

    。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