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修真模拟器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豪饮夜谈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众人一路前进,如飞鸟一般向南方走去。

    入夜时分,已经走了三天距离三溪镇非常远了。到了一座山脚下,此处依靠草山,但地势还算平坦遍布着杂草。流经三溪镇的河流在此处非常少见了,也没有多少百姓在此处种地。夜中望去远方,四周荒无寥寥,未看到有灯火人迹。只余远处山涧有夜莺残啼,悠远而来渐渐入耳,回荡不绝。

    棠醉和铁洪忠一路都坐在中间马车上的客阁中,二人彼此交流一番修炼心得,便闭目打坐了。直到来到此地山脚车队慢慢停下,二人也下了车来。

    马竟元手拿着火把,来到二人身边说道“铁兄弟,咱们走到云浮山山脚了,过云浮山山涧长道要大半天时间,兄弟们和马匹都累了,要不在这休息一晚上吧。”

    铁洪忠笑着说道“行!马镖头最有经验,就在这休息一晚上吧。”

    言罢,马竟元安排众人停顿好马车,该喂马的喂马,该值夜的值夜,众人也都拿出细软被褥找到大树下,或者山脚大石头旁避风而准备休息了。

    白天棠醉在车上打坐了很久,如今却睡意无。铁洪忠看棠醉毫无睡意,二人便一同走到远处的山岗之处,二人坐在一块平整的大石上。

    天边远处,星光闪烁,如同生命的脉动一样跳跃。修真,修真,到底为何而修。二人心中各有所思,一个见不得自己的莫离,一个想着青楚师姐。这星空之下多少悲欢离合,多少无可奈何。

    正是因为天道不公,万事诸多不易,修真者才逆天而为之。夺造化,生道基。大道化万物,唯有修真者可以在万物中寻道。如天降大雪,众生受之。而修真者偏要依雪寻源,探寻道迹。

    马竟元押送药草走这眼前条路,主要是因为过完云浮山的山涧长道,再走些时日,就能到一个名曰——清茗小筑的地方。他去过一次清茗小筑,只为了买一些茶叶,是那里的特产。拿到坊市中,都能卖出高价。

    但是知道此茶的人不多,上次他兜售给了一座大城市中的茶馆老板,其喝过了才知道清茗小筑茶的不凡。并且高价给马竟元一些定金,让他有时间在多带一些回来。

    清茗小筑只是马竟元偶然一次走错了路线,在泉茗小筑的竹林中迷路,被一童子接引而入,童子看到他的金锭,强行贩卖给他的。谁能想到如此值钱,所以马竟元是一定要走清茗小筑的路线的。而恰巧清茗小筑距离白猿魔林非常接近。

    虽然有多条路线可以走,铁洪忠见路线和自己预想没有太大差别,也没说什么。而马竟元却还不知道,后面铁洪忠会准备让自己进入白猿魔林,如果马竟元一开始就知道的话,他肯定不会出镖。因为那是世俗界流传依旧的禁地……

    铁洪忠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把目的地说成了距离白猿魔林非常近的一座城市,然后快到的时候,露出自己修真者的实力,直接威逼利诱让马竟元帮忙走一趟。铁洪忠如果说实话,肯定找不到押镖的人。

    风起了,正在劲头上。马车上的镖旗被刮的猎猎作响,众人在被褥之中休息。虽然睡在石后背风处,但不免缩了缩脖子,紧了紧被褥。

    棠醉和铁洪忠,二人风中依旧坐着。一人手里多了一壶烈酒。一口烈酒入喉,端的是胸怀火热。

    铁洪忠有些醉意的看着棠醉说道“兄弟,你知道吗。我在门派中活得很累,我出生不好,资质一般。但是我明白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所有人都看得起强者。所以我比其他师兄弟更努力。”

    棠醉也饮下了一大半的烈酒,他哪里在修真门派中修行过。所以想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修真一途,谁又能看明白呢。铁兄,你是个好汉子,真汉子!你那位青楚师姐一定会和你在一起的。还有,我不想隐瞒你——你之前赠送给我的沧澜带,其实能存储很多灵力。我觉得受之有愧,你若有悔意,我现在就给你!”

    棠醉憋了很久的话,终于说了出来。纵然修真界都是尔虞我诈,但是人性的良善在级别低的人心中始终存在。

    铁洪忠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送给你,就是送给你了。我没多少灵石,那里能把灵石消耗都存储在里面呢。本来就是意外得来的,给了你交了你这个兄弟。总比一个没有用的东西强吧。”

    棠醉沉默了,须臾二人相视一笑。碰了下酒坛,一饮而尽坛中残酒。用力的把酒坛丢向远方,击碎的酒坛,击碎了夜空的安静,击碎了二人心头的防线。棠醉觉得铁洪忠是非常值得交的好兄弟。

    铁洪忠接着说道“其实我没有告诉马竟元他们,要经过白猿魔林。我如果说了,根本找不到押镖的车队。而此次押送门派的的灵兰蓿草,由于比较特殊,根本不能放进空间灵器中。只能依靠人力运送,到白猿魔林的时候,只能非常抱歉的威逼利诱马竟元走一遭了。”

    棠醉一开始就猜到了,那里有世俗界的押镖者,愿意去修真者都忌讳的白猿魔林呢。棠醉听了,又问道铁洪忠青楚师姐的一些事情。

    铁洪忠道“我一开始进入门派中,师姐和我一样都是外门弟子。但是如今师姐是灵动期大圆满,筑基后就成了内门弟子。青楚师姐资质比我好一些,但在修真界也只能算一般。一直以来,都是师姐默默的支持我修炼,经常偷偷把自己的灵石给我。如果不是这样,我怕她早就成了筑基期了。我明白她的心意,她其实在等我。她怕她进入了筑基期,就被门派安排了一个双修道侣,如此就和我再也没有可能了。门派中窥欲青楚师姐的人非常多,我好恨啊,恨我自己还在灵动期八层,已经停滞两年多了。”

    棠醉默默听着铁洪忠讲述,铁洪忠此刻已经泪流满面,他在所有人的面前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何曾对别人言说过自己心中的故事。棠醉非常触动,也对这位名叫青楚的师姐,非常好奇和佩服。为了自己爱的人,宁愿停留在灵动期大圆满,而不愿破入筑基期。

    。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