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修真模拟器 > 正文 第九章 赤焰真章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你来啦。小友。”石床上六道老祖,缓缓说道。除了声音,却没有任何其他声音发出。

    棠醉直接跪了下去,他在修真者眼里,只如蝼蚁一般。救命之恩,棠醉自是非常感激。跪在地上诚恳的回说道“小子,感谢老祖救命之恩。不知道,老祖召唤棠醉前来,有什么能为老祖效劳的地方”

    石床上的老祖,也不言语,停顿了一会。案几上的青灯,摇晃的更甚了。光影折射到棠醉的脸上。

    “我入修真一途,已经很久很久的时间。虽是修习的佛家无上秘法,但是所学颇杂,融汇诸多法门。当日让妙空去九曲河处救你,是当时推演而出,你,之于我。应是互有因果。我本号六道,熟我之道友,皆称呼我六道老祖。”六道老祖说完,便不在有话,静等棠醉提问。

    棠醉一时语塞,震惊无比,这样一个法力无边,在普通人看来,应为天人的修真者,竟然和自己有因果。磕了一个响头道“不敢,不敢。棠醉能和老祖有因果,实乃小子的福分。有什么需要棠醉的地方,老祖请明示。”

    六道老祖此时咳嗽了几声,似乎如世俗界古稀老人病入膏肓一样的情况。缓慢说道“我大限将至,你未曾学过修真法,说多你也不懂。我听妙空说过你的情况,难得。福祸相依,这天地之道,人之气运也是非常重要的。你若学了修真法门,未尝不能有所成就。我们来个约定可否?”

    棠醉跪在溶洞中石板之上,俯首急忙说道“老祖请讲,小子能做到的,万死不辞。”

    六道老祖在帷幔之中,忽然一道金光射出,直接照在棠醉身上,棠醉瞬间觉得身体如沐艳阳,浑身温热舒爽,仿佛身体内外都被六道老祖看的清清楚楚。胸口的赤铁也被扫了一下,微微停顿而已就略过了,转瞬金光散去,仅弹指一瞬时光,棠醉后背被汗湿透,却觉得过了很久的时间。

    六道老祖说道“小友,你是我的有缘人。因果只在二十年后,到时你再来法相寺。帮我一个小忙即可,我到时送你一场造化。而今,我查看了一下你的身体,修真一途,你身体中的灵脉是火灵脉,资质尚可。你若愿意踏入修真一途,我现在可送你一册修炼秘传。”

    棠醉哪敢说不,二十年后的时间谁又能说清,即使他知道了,此刻六道老祖想要利用自己,但是又无它法。而且,如此高人对自己,已算客气至极了。当下答应愿意踏入修真一途。

    六道真人,也无多说,并指一道红光,自帷幔中飞出,飞至棠醉身体,进入了棠醉的丹田处。

    《赤焰真章》棠醉的脑中,自动了解了这法门的名字。

    “《赤焰真章》,这陈州疆域,估计也只有你一人得到。虽是小法,但却大有来头。这只是上卷,中后卷我也未曾得到。

    相传,上古太宗帝,率领袁天罡和李淳风出游瑶池,走到河边,河边有一匹黑马和一匹红马,太宗出题,让袁天罡和李淳风各占一卜,算一下哪匹马先入河。袁天罡当即占卜,卜得离卦,离为火,火为赤,于是袁天罡断言必是赤毛之马先入河。李淳风的方法则不同,他没有卜卦,而是根据“钻木取火”先见黑烟才见赤火,所以断言必是黑毛之马先入河。结果黑马先入河。虽然袁天罡败了,但是二人莫逆之交,借此事以火为本源,共创了这《赤焰真章》机缘巧合,被老朽得到。”六道老祖,不温不火的说着这《赤焰真章》来历。

    棠醉听了震惊不已,没想到自己竟然得到了这么大来头的修真秘籍,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在修真一途有所作为,为青冥镇之屠戮报仇。不管六道老祖所图何事,自己只有努力的走下去。

    六道老祖接着说道“法相寺不适合你修炼,我可安排妙空介绍你去一个修真门派,进入后自然是会对你格外照拂。”

    棠醉听完,想了一下,答道“老祖,小子。想自己出外闯荡一番。不麻烦老祖了。”

    六道老祖没想到棠醉会有这样的回答,沉吟了一会,说道“也好,在外更好的磨炼心性。”说罢,从帷幔中飞出一个手环,飞至棠醉身边。

    “这手环,是一件须臾法器。里面有供你修炼至筑基期的一些灵石和材料,以及修炼心得”六道老祖,又安排了几句,便打开洞府,一阵风来,便让棠醉乘风来到了路口。

    妙空主持见棠醉出来,也笑而不语,打开檀珠法器,带着棠醉直飞回法相寺去了。

    再说这边,棠醉走后。六道老祖所在的溶洞,瞬间变了模样。湖中小岛的青莲花瓣,瞬间成了一个个婴孩头颅。恐怖狰狞之极。案几上的青灯,散发的光色,哪有半点佛光温润,如今成了青磷火焰,跳动出各种妖异的形态。石床也荡然无存,六道老祖显露出真身,正是一个七旬左右的枯瘦如柴的老人,头束紫荆冠,身着朱红色的佛教海青袍,垂鬓于肩,双眼阴郁不已,如半步,将要迈入黄泉之老人。坐在座椅之上,这座椅却是由根根成人腿骨堆积而成。燃灯,照耀着白骨座椅,渗人不已。

    六道老祖未开口,却从青灯传出嘶哑如鬼魅的声音“六道,你仔细看了没。是不是如卦象推演之人。”

    六道应道“千真万确。正是此子。只不过把他留在身边,也无用。反而让这小子起了疑心。加上这个棠醉,一共推演找到了身负异根骨的三十六人了。二十年后,咱们的计划,总该有几率成事。”

    青灯接着说道“嘎嘎!没错。你在他身上留下了梵迦追魂秘法。他们这些人,都逃不脱咱们的手掌心”

    六道听后,哼了一声“哼!到时候,你别动其他心思。你我都能有利可图,不然的话……”

    青灯“六道,这么多年了。没有我,你早就油尽灯枯了。不过你居然把《赤焰真章》给了这小子,不怕他被赤焰真火给烧成灰烬。”

    “我刚刚探查了他的身体,以前这小子确实没有修炼过任何法门。只不过他被噬魂幡的鬼魄侵入身体,而抵御住了。阴差阳错的激发了,隐藏在他体内的异种根骨——天罡之骸。虽然修真一途千难万险,犹未可知。但也算是不错的根骨了。

    如果他不是异种根骨,咱们找他也无用,卦象推演就是找这些有异种根骨的人,越多自然越好。咱们开启那坟墓,成事的几率越大。

    而这小子的灵脉不只是火灵脉,而是火灵脉的一个异种——‘赤练火脉’。同那传说中的袁天罡一样的赤练火脉,若不是我探查的仔细,又怎能发现。

    修炼起《赤焰真章》自然是事倍功半。造化只看他自己了。他多一分法力,咱们成事的几率越大,难道不是吗。”六道说完,见青灯不言语又说道“这小子来自燕璇国,说是家乡小镇被军团袭击毁灭,我安排人查了一下。你猜是谁?”

    青灯疑问道“是谁?”

    “哼,是魔道最出名的叛徒,浊老怪动的手,让他手下的一个筑基期喽啰做的,我猜肯定另有隐情。等着吧,这陈州疆域,不会太平了。毕竟,太平了太久太久啦。”

    二人说罢,便不再言语。溶洞安静如初,虽是各怀鬼胎,但是究竟谁与虎谋皮。只有二十年后,到时候得见分晓。

    。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