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修真模拟器 > 正文 第五章 小镇变故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棠醉醒来时,血染满月的景象,已经消退。月发出金黄色的淡淡光芒,田间有虫鸣的静谧声响,让寂寞的天地,多了些生机。

    “小莫!”模糊的想起小莫把自己打晕的景象。棠醉右手抚摸着还有些犯痛后脑。突然,想起了镇子的变故。棠醉,一个激灵。担心的大叫道“小莫!”

    随即,立刻向山下的镇子上,飞奔而去。

    而此刻依然倒在地上的莫道涵,众人皆以为他已死去多时。没想到此刻,丹田道基处,一片混沌,点点星光,从道基处,散满身。竟然意外的想要踏入筑基了,福祸相依。此番莫道涵,属于在噬魂幡下,以鬼道影响,灵魂修成道了筑基。机缘巧合,这天地漭漭,大道无常,谁又能窥破天机呢。

    距离天亮,还要近一个时辰。夜空除了明月的出现,其他地方显得那么漆黑空洞。如江湖中伟大的侠客,永远在人群中那么耀眼。棠醉,不愿做一个平凡的人,他的梦,他的执念就是小莫。小莫如果死了,梦也就碎了。

    江湖是少数人的,却要大多数人参与。

    修真只有一途可走,便是无法回头。可惜太多太多人,岂能走到最后。

    美人如玉,城如祭。

    一切一切都那么的熟悉,现在却显得如此血腥。

    人间。地狱。

    人间到地狱的距离,现在看来也只在一夜之间,一瞬之间,亦可说一念之间。

    踏入青冥镇中的第一幕。棠醉,彻底惊呆了,原本繁华的街道,如今到处遍布着尸体。而且人们死的那么凄惨,大多四肢不,面部如此的狰狞,血已经凝固,在这座城镇,定格成生与死的斑驳色彩。

    棠醉,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滑落。这是他的家乡,这些是陪伴他生存了一十六年的人们。

    “是谁!”棠醉,这一刻发誓。一定要报仇。现在他没能力,等有能力,便是以血还血都不够,他要双倍奉还!

    不因为他和这些人有什么血脉关系。只是因为,这是他的家乡,他唯一的美好和回忆的地方。

    天空飘荡的风声,开始呼呼的鄹急起来。他的青衣,有些破旧,紧握着拳头的久久不能松开,坚毅的脸上,哽咽着,憋得通红。铜冠束起的黑发,依然在风中散乱的吹舞着。他继续向这座祭城的深处走去。

    莫府,比之一路上任何一处都更凄惨,金色的府门被血液染成了深深的血褐色。如同空洞的天空一样深幽。

    莫家族人的尸体,几乎看不到什么完整成型的。

    “小莫!”惊呼一声。棠醉,跳过门口的一堆尸身,走了进去。府内的尸体,几乎都集中在药珍堂那里。

    棠醉,以前偷偷来找莫离的时候。两人经常去药珍堂那里。因为这是莫家人的禁地。现在却是多数莫家人的墓地。

    生命如此脆弱。一定要变的有能力,有能力保护最爱的人的。棠醉,心中暗暗发誓。

    他没看到小莫,粘稠的血迹,沾满了他的衣身。他不停的翻着堆积的死人。如同野兽一样的无休无止,双眼布满血丝,嘴里不停的念着“小莫。小莫……”

    当把一具尸身扒开的时候,棠醉看到了被尸体掩盖的,石头崩碎的密道。他没有丝毫犹豫的跳了下去。

    毒轩军团离开的时候,只留下了两人,在城镇中搜刮,故意用尸体掩盖了放着噬魂幡的密道。没想到却被棠醉,执着的扒开找到。

    密道中的夜阑珠和月媚石,已经没有如初的光亮。能量被噬魂幡,吸收的一半之多。

    刚进入到密道,棠醉,顿时感觉自己的心头,有一股凉意。胸口的石头,悄然为他送入一丝温热。方才好点。但这些他都感受不到,他没有修炼修真法,自然感受不到赤红色石头的妙处,棠醉又继续踏着尸体,向密道深处走去。

    幽长的密道,静的可怕。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和脚步声。如果停下来,还有心跳声。破碎的石门,石料四溅而出。在走到第四道石门的时候。

    棠醉,看到了莫家的人。几百个莫家的人,几百颗人头!部,哀凉的闭着眼,七窍留着黑褐色的血液。因为被吸收走了怨气的魂魄,莫家人的尸体,不像之前那般牢固,纷纷倒了下去。

    棠醉一个一个的看,一个一个的找寻,只是没有看到小莫。

    “小莫!”棠醉的泪已经流了下来。瘫坐在冰冷的地上。没看到小莫,她在哪。如果她逃了出去,便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死在一个棠醉看不到的地方,他一定恨死自己。没看好小莫,连最后的一面都没看到。

    噬魂幡上,缓缓升起墨绿色的厌恶,张牙舞爪的鬼雾,向棠醉奔去。

    棠醉,向后退了几步,躲了开来。心底发寒的看着这一人多高的血色噬魂幡。

    最后一联想到小莫的生死不明,怒骂道“都是你这死东西!都是因为你们!”说完,一个健步上前,双手,抓着噬魂幡。他本来,想要用力扯断,可是一抚摸到,却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向手臂移动而去。恐惧的想丢掉,却见噬魂幡如附骨之蛆一般难以丢掉。大脑的深处,传来一阵难以名状的刺痛。仿佛脑颅要炸开一般,有无数的哀号之音,在脑海响起。

    “既然,你要小爷的血,小爷也要你毁灭!”双目怒视,大吼着的棠醉,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随即狠下心来。这一刻,生死已经不重要,他只想毁掉这噬魂幡。双手已经渗出了鲜血。忽然,他胸口的异铁,一阵赤芒,他的双手,突然变得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

    “咔嚓!”响动之中,噬魂幡已经出现了裂痕。

    “啊!!!!”棠醉歇斯里地的做着最后拼搏。噬魂幡在之后终于断裂了。

    “呼……呼……”破空声,不绝于耳。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很多的雾状魂魄,狰狞丑恶刺耳的叫着。这些,都是从噬魂幡的断裂处散发而出的。

    接着更多的魂魄,从断裂处跑出。然后,纷纷向棠醉袭来,慢慢的从他的鼻息中,耳洞中,进入到他的身体里面。

    棠醉,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此刻已经失去了意识,仿佛他的血,他的肉都在沸腾。大脑已经疼痛的没有知觉,布满血丝的双眼,完被染成血红色。指甲瞬间也变得漆黑而锋利。直到噬魂幡的颜色,变成灰色时,最后化成的飞灰,从棠醉的手中滑落。

    他现在的样子,他自己都认不出来。如同真正的地狱修罗。

    这一变故,突然惊动了留守的毒轩军团的两人,二人,看天色将亮,便想回来取走这大噬魂幡,好回去复命。到了密道入口处,发觉有人来过了。立刻赶来密道深处,正好看到棠醉折断的留下的最大的噬魂幡。

    毒轩军团的二人,脸色铁青,估计明天回去多半被重罚。一想到回去可能会受到的惩罚,不由得一阵冷汗颤抖。此时更是恨得牙根作响。二人打定主意,杀了棠醉,然后明天就逃到其他地方,不在回毒轩军团了。

    “小子,坏了爷爷们的事情,一定将你千刀万剐,折磨至死!”说罢,二人手持大刀,冲了过来。沾满血迹的两把大刀,向棠醉砍去。

    棠醉冷冷的看着二人,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血红色的瞳孔散发着妖异的色彩,像野兽一样的大吼着,奔向二人,消瘦修长的手指,变得更加细长,指甲成了黑褐色。

    只见刀来,棠醉人至,棠醉双手直插一个守卫的心脏,如刀切豆腐一般,轻松插入。瞬间,狠厉的抓出心脏,直接捏爆。如同毒轩军团首领,捏爆平民的心脏一样的手段。

    被杀死的守卫,眼睛睁的滚圆,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呃……”的声音,他根本没想到,一个少年,能瞬间杀死他。

    猎物瞬间成了能杀死自己的野兽。

    另一个毒轩军团的守卫,看到同伴被眼前的少年直接插入胸口杀死,才反应过来,惊恐的来了一个燕子探春,后跳到身后的石阶之上。惊恐的掉头就走。

    棠醉杀红的眼,思想也那里能受到自己控制。奔跑疾步上前,从身后直接重拳,打在了逃跑的守卫后背。

    守卫应声而倒,躺在地上,恐惧的看着棠醉。大叫到“饶命,饶命!我……我们都是被戮绝首领,强迫带来的,饶命……啊!!!……”

    棠醉根本没有听到他的求饶,左脚直接踩着守卫的面门,狠重一脚,直接了果了守卫的性命。然后吐了一口浊气,瘫软的靠在密道石壁,昏死了过去。

    “小莫,小莫,小莫!”靡靡之音,从他的心头吟出,只是执念,似乎抵挡不住魔念的侵袭,血红色的眼睛,透出一丝清明的白色,瞬间又消失不见,完失控的棠醉,看到手臂上的发结时,眼中有一丝迷茫,却又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

    口中生硬的自主的念叨“小莫。”

    叶落梵僧醒,灵台一点明。

    一石静海动,孤星点夜空。

    离人不得见,执念困平生。

    谁人出天道,皆在因缘中。

    。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