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修真模拟器 > 正文 第二章 小镇之难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血红色的披风,随风而起。猎猎的发出一阵一阵的破空声,血色的满月之下,十几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夜行人,站在一处山上,冷漠的看着山下的青冥镇。

    “这可是一块肥肉啊,老大,什么时候动手!”一名穿着黑褐色的紧身衣的刀疤大汉,对着面前,披着血红色披风首领,缓缓说道。

    红色披风首领,带着鬼魅的面具。月折射在面具上,一种邪魅的味道,面具只能看到狠辣的三角眼,透露出凶狠贪婪的目光。面具首领,捏了捏手指,发出一阵让人心悸的骨爆声。缓缓的说道“快了,血染满月的景象已经出现。这次一定要把青冥镇杀的一个不留,浊大人,可是要借助血染满月,吸收整个青冥镇凡人的魂魄。嗞嗞,我们毒轩军团自然会有数不尽的好处,嘿嘿……”

    戮绝做毒轩军团分支的首领已经很多年,手中沾染的鲜血,更是不计其数。但是从来没有今天更让他兴奋。这是他第一次直接接到,毒轩军团背后的浊大人的直接命令。让他利用修真者的阵法,收集凡人死去,产生的怨念。

    戮绝看了一眼血色的满月,两眼间突然放出一道贪婪的精光。月光映射下来,毒轩军团的人,双眼都已映成了血红色。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漠和凶残。戮绝左手一挥,披风迎风而起,但听一声大喝

    “杀。”

    一个字说出后,戮绝首先从山坡上冲了下去。红色的披风,也被一把扯掉。露出黑色的紧身衣,下面是凶悍魁梧的身体。

    毒轩军团的成员没有发出声音,有序的跟在戮绝后面。一行十几人,人人手中除了握着武器,也暗暗抚摸了一下腰间,似乎有什么秘密。

    梁宿,是青冥镇夜间的巡卫之一。世代居住在青冥镇,自幼学习拳法,又做过三年镖师。此刻有些犯困的靠在一刻古槐树下。慵懒的想要闭起眼睛,慢慢的想着明天去找翠芳楼里的头牌小红霜。

    “呃……”梁宿的喉咙没太大的声响,还来不及说出第二个字,他就已经永远的闭起眼睛。锋利的薄刀,从梁宿脖颈的肌肤上亲吻着,血从断带的喉管,喷涌而出。像翠香楼里面那些烟花女子的胭脂一样的妖红。今晚翠芳楼里的头牌小红霜,今晚也会陪他一起闭上眼睛……接着梁宿之后,青冥镇的一个又一个的巡卫,慢慢的倒下。

    几个黑影,纵身一跃,行至一处,停下了身子。从腰间掏出一大包的黄色粉末,轻轻的点燃。然后升起的黄烟,升至空中,慢慢飘散到空气中。随后人影一闪,便消失在此处。又赶往下一处镇子居民的院落的聚集点。

    附近的一家农户,正在憨憨入睡。男主人打着鼾声,突然,鼾声停止了。他吸入了一阵的刺鼻香味。然后干咳起来,眼珠瞬间睁大,说话却仿佛语塞,慢慢的栽倒在地上。七窍缓缓的流出褐色的血液,眼珠如死灰一般。

    陆续的事情还在不断的发生,一只黑色的土狗,看到自己熟睡的主人挣扎死亡后,疯狂的叫着,然后也趴在地上凄惨的死去。

    但却惊动了不少青冥镇的人。这一刻,原本安静的夜晚。变得喧闹起来。

    大叫声,哭声,呼救声,随着灯火点燃的通明,慢慢的蔓延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在青冥镇慢慢弥漫开来。更恐怖的是,一种未知的恐惧,笼罩着大地。

    “禀告轩主,离魂毒已经撒下。还有浊大人安排在镇中,各处插下的噬魂幡,也已经部安插下。”

    “哈哈,好!这次任务便算是成了。现在,开始动手。把这些没被毒死的人部杀死吧!”戮绝凶狠的想着血腥的一幕幕疯狂的笑道。

    “没有我毒轩的解药,部都毒死。不毒死,我也要一个一个的部杀死。快点行动,进攻这镇上的巨贾莫家,离魂毒的药力,时间有限。”

    “杀!!”一声响起,更多的毒轩军团的人加入了进来。冲向青冥镇的平民住宅。杀着没有中毒,惊恐十分的人们,即使他们许多会一些些功夫,也抵账不住毒轩军团狠辣的袭击。

    莫家,莫宅,莫道涵。

    莫家这一刻,已是灯火通明。莫家祠堂,站满了莫家子弟。

    “七小姐,还没回来吗!”一个身着紫色华服,银箍束发的五十多岁的男人,急切的问道。

    “还没有。我们已经让家人的脸上,都蒙上了药物沁湿的布巾,能暂时隔绝这毒气。”傅旬凌急忙回答到。傅旬凌是莫家的总管。他从来没碰到过这么大的危机,显然袭击镇子的人,是预谋已久的。

    “让核心族人,都先进入到莫家宗祠——药珍堂门外!”莫道涵,这个莫家家主,此刻也是一阵心悸。

    “看来,这青冥镇要毁了。好在祖上就开始建立起了这一条宗祠密道。这些年又悄悄不断修建扩大。只是小莫,那孩子。你在哪啊……”莫离看着人都去药珍堂内集合了。一个人看着祖祠,慢慢的老泪纵横,应声而跪。

    “莫家第十九世家主,莫道涵不孝。不能保佑祖宗传下的矿脉,只求祖宗保佑,第七女,莫离。平安……”

    “最好小莫,今晚都不要回来!”站起身的莫道涵,铁青的脸庞透着一股坚毅。他把祖祠排位的后面的一个朱红色的木盒,取了出来。从里面拿了一块青色的铁块,小心翼翼的贴在胸口放好。

    如果仔细观看,可以发现。这青色的铁块,造型居然和棠醉胸口的赤红色铁块有些相似。

    当无数的人,在吸入毒气死后。毒气也变得稀薄起来,这是以死为代价换来的。一些精壮男人,拿起自家的武器。开始的为了生命而战争。

    一些妇女在失去了丈夫或孩子后,也悲痛的拿起一些农具,或者直接拿起一些粗木头。她们活着的意义便是相夫教子,完整的家才是幸福。如果生活的意义,被剥夺,被破坏了。那么她们只有用死来还击!

    这是生之欲,恨之极。

    一个普通的民众,当然不会对杀人如麻,修炼过入门炼体术的毒轩军团成员,造成太大的威胁。

    但是,一个不行,十个!十个不行,百个!人们在含恨的闭起眼睛的时候,又有更多的人拿起武器,去反抗着。

    生之欲,恨之极。这是灵魂最深处的本能意识。

    “嗞嗞,怨气越大。对浊大人收集冤魂越有好处。疯狂的杀戮吧。嘎嘎!”戮绝,残暴的用手指,捏碎一个刚满月婴儿的脖颈后,疯狂的笑着。

    “镇上怎么这么多火光和喧哗声!”小莫叫醒了山头荒野中还在睡梦中的棠醉。

    “是啊!血色的月。看来,镇子出事了。”

    “不行,我要回去!我要回家,找娘亲!呜呜……”莫离,说着便哭了起来。擂主顺着可人娇羞的小脸流了下来。她只想回家,她要看到她的父母,她的家族。

    “小莫!我们现在在这里,就是最安的。你回家只会变得危险。”棠醉,大吼道。他不能让小莫任性,这不是任性的时候。

    “我不可以不回去,有什么危机的话,我家有传世的密道。但是,我父亲,看不到我回家,一定不会从密道走的!”小莫紧皱眉头,贝齿一咬,狠下心来。右手运起掌力,突然拍在棠醉的脖颈之上。

    棠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头沉闷的栽倒在草地上。

    “对不起了,棠醉哥哥。我学过的唯一的一套拳法,居然用在了你身上。等你醒来,或许我们会好久之后才能见面了,或者是生死隔绝。为了我父亲,对不起……”

    擦干泪水,莫离解下秀发上,锦缎精织而成的蝴蝶丝结,一头浓密的长发,及腰倾泻而下。蝴蝶丝结轻轻的系在棠醉的手腕之上。

    然后,莫离,喘着粗气,伏在晕倒的棠醉身上,粉嫩着小脸,露出一丝坚定。轻轻的对着棠醉,浅吻了一下。

    感伤涌上心头,莫离的泪又流了下来。

    “再见了,棠醉哥哥!”

    莫离深吸了一口气,最后又望了棠醉一眼后。莫离,转身向山下掠去。

    玉人只影悄然去,棠醉此情定莫离。

    小镇之难本定数,一别再难寻芳迹。

    。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