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修真模拟器 > 正文 第一章 此间少年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我非天上谪仙人,执念与君堕红尘。

    不求长生无老死,此情老死不散魂。

    微风轻轻吹起,夜幕下,凉丝丝的给人一种静谧。遍布荒野自然而生的露厥花,幽幽香气,弥漫充斥着整个山头,有两个少年,静静的坐在草垛上。看着远处天空突然出现的流星。须臾间划过,凸显着星空神秘。

    男孩十五六岁,穿着素净老旧的紧身青衫,坚毅的看着星空。女孩十一二岁,锦绣的罗裙,却显得娇小可人。一笑,露出可爱的虎牙。眼睛像星辰一样明亮。耳边的散发,随着微风轻摆,也遮盖不住稚嫩白皙的可人脸颊。

    “今晚这已经是第九十九颗流星了,棠醉哥哥,我们什么时候数够一百颗流星。”可爱的小女孩,眨着清澈的眼睛,看到这一颗快速划过的流星,深出了一口气。对这旁边的青衣少年缓缓的说道。

    青衣少年,突然坐了起来。有点莫名的恐惧。小女孩有些察觉,也从躺着的草垛上坐起。看着名叫棠醉的少年。

    “小莫,我听打铁的王大叔说过。流星的陨落代表的是死亡,今晚这么多流星,镇子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啊……棠醉哥哥,你不要吓我。”小女孩,听完有些恐惧的突然紧紧拥抱着少年。牙齿恨恨咬着下嘴唇。

    “呵呵,没事。没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莫,居然也会害怕。我骗你的。哈哈。”

    “棠醉,你给我去死。”小莫看到青衣少年的大笑。才放下心来。有些小气愤的追着他打了起来。

    粉拳挥舞,不停的落在棠醉的胸口。棠醉,索性也不逃了,直接又倒在草垛上,拉着小莫的粉拳头,一起倒下。

    只见小莫的身体重重的压在了棠醉的身上。两个人四目相对,小莫粉嫩的小脸一阵泛红,棠醉裂着嘴角,轻轻露出一个坏笑,恨恨的在小莫的脸颊上捏了一把。

    “死棠醉。臭棠醉……”笑骂声,一直不绝于耳,两个人站起身围着山头,一直不停的追赶着。

    青冥镇,是燕璇国的一个普通的小镇。顶多只能算是一个三流的人口居住点。而如果把燕璇国放在整个陈州疆域而言,燕璇国只是陈州疆域中的一个末流的小国家。

    这人界相传由九州组成,而陈州是天地之中,陈州的首府距离燕璇国非常遥远,整个陈州疆域首府的名字唤作天中城。听闻有驾鹤飞仙,点石成金的仙人出没。

    当然大部分青冥镇的普通居民,几乎对自己生活的陈州疆域,没太多了解。也只有在他们眼中被成为仙人的修真悟道者,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样的天地中生存着。

    青冥镇,镇上有很多的铁匠铺。因为此地附近盛产一种铁矿石,名为温刃精铁。

    燕璇国的军队兵器也经常,加入一些温刃精铁,战争的时候,会让武器的杀伤力自然提升不少。自然镇上的富人云集,当中最富有着,当属莫家。莫家独占着铁脉一半之多的资源。这便是保持家族长久的根本。相传在燕璇国,皇庭之中,莫家也有人为官。而莫家家主莫道涵,在镇上的民众看来,更是威望十分。

    口耳相传,有人说莫家家主莫道涵,学了仙人法,有无上法力。而他们却不知道莫道涵在修真一途,只是入门子徒,仅仅是灵动期而已……

    而青冥镇,自古承袭,男女皆尚武,镇上的男子门大多身强体健,打起世俗界的拳法来,也是虎虎生风。毕竟住在铁矿边,经常和相邻的镇子摩擦械斗,很多都是世俗界的武林高手。

    山上的小女孩便是莫家的千金。她叫莫离,有六位姐姐。莫家到她这一脉,莫道涵家中却没有诞下男丁。哪怕莫道涵续弦几何,也依然没有诞下男丁。

    也许是命中定数,犹未可知。但也因为如此,莫家人自是对这七千金,更加溺爱。她的六位姐姐,大多都是同父异母。均已经出嫁人妇,如今在莫家的女儿只剩莫离了。自然是莫家的掌中明珠,心头玲珑。

    棠醉小时候就喜欢莫离,比莫离年长几岁。但是莫家人,都讨厌棠醉,这个穷小子,没少被莫家的护院守卫追着打。私下二人却十分要好,经常偷偷出来见面,玩耍。纯粹自然,彼此默默的喜欢,却又不说透。倒是莫家家主莫道涵,见了棠醉,从来不生气,也没人能说出为什么。大抵是觉得可怜棠醉的身世吧。

    棠醉,却没有那么幸运。他的家庭,本是和镇里的大多数人一样是以铁矿赖以生存的打铁铺。父母都是殷勤人家,在靠近青冥镇,清溪水边开了一家“棠溪剑坊”以出产加入温刃精铁,打造长剑为生。手艺虽说中规中矩,但是买剑的人,总觉得用起来横勇无敌,有一种说不出的威力加持。生意当年,非常红火。棠醉的父亲,名叫棠云卿,有一把使不完的力气,殷勤人家,温饱尚足。棠云卿喜好饮酒,每天的生活都是喝酒、打铁,冶炼、如此而已。三十多岁才有了棠醉这么一个儿子,棠醉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痛苦难当,棠云卿给其灌了几口烈酒,让产婆用空酒坛接生的棠醉。好在最后母子平安,故给这小子,取名一个“醉”字。棠醉之名,由此而来。

    天有不测风云,后来,棠醉十岁那年。时值夏至的午后,棠云卿在铁铺,火炉突然爆炸,房屋和起了火。镇上的人都去救火,这火就像是魔火,水泼在上面,都没办法浇灭。莫家家主莫道涵,也来帮忙,用了修真法,凭空引来许多水柱,但也没能扑灭大火,救下棠醉的父母。莫道涵最后也无奈的愤恨离去,仿佛有些生气的心事。

    棠醉当时回到家的时候,火已经没办法扑灭了。邻居们拉着这个十岁的孩子,不让他闯进去着火的家。

    但是他的父母却在他的注视下,成了火人,被大火活活烧死。

    他之恨,恨这天地不怜。他之恨,恨这生世无情。

    房屋尽毁,万念俱灰。埋葬父母的骨灰后,棠醉收拾烧毁的家,在焦壁残垣下,发现了一块手指大小的赤红色异铁。拿在手中,一股冰凉,由掌心侵入心脾。也算是父母留下的一个念想。就用绳子绑着做成吊坠,带着脖颈上。想父母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下。

    至亲之死,也让他的性格变得独立,坚强了起来。之后便在一些街坊,接济中生活了下来。莫离,是他唯一的好朋友。虽然他们的身份有着差异。年少的纯真,是最难能可贵的东西。没有其他因素,只是想时时刻刻,彼此看到对方就很开心。人之执念,便是快乐。什么又能如同,儿时的纯真快乐呢。

    “棠醉哥哥,我娘说,不能让人随便抱我。”

    “又是你娘,那我不抱了。上次她说,再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就打断我的腿,以后我再也不见你了。我就是属螃蟹的,我的腿也不够你娘打。”说完,棠醉。假装赌气的松开怀抱中的莫离,不再言语。

    小莫,一见棠醉生气了。立刻眼圈有些泛红,眼看眼泪已经在酝酿之中。

    “爱哭鬼,鼻子哭红了就成了红萝卜了。哈哈。”棠醉,笑着站起身,展开双臂,伸展了一下慵懒的身子,长出了一口寒气。凌晨了,有些微凉的寒意。

    抬起头的时候,夜空不在安静。一刻暗淡的流星缓缓滑过,拖沓而漫长。方佛要把天空划出一道伤痕。月亮也变成了红色,血色的红。

    “第一百颗……流星。”莫离看着划过的流星,突然心里一阵寒意,是深入心底的寒意。仿佛心生感应,有不详的事情要发生。

    “怎么了,小莫。”棠醉望着有些害怕的莫离,问道。

    “我也不知道,突然感觉很不自然。还……还有些……害怕。”小莫,蜷缩着身子,抱着腿,慢慢的坐在草地上。

    “没事,有我呢。我死也不会让你有一点伤害!”棠醉,认真的说道。

    狂风骤起,寒意袭来,棠醉的朴素青衫,被吹起。棠醉把莫离抱的更紧了。不经意的一股暖流从棠醉胸口慢慢散发到他们俩身。

    他胸口佩戴的正是,当作父母留下的遗物和念想的赤红色异铁,就好像他的父母一直在他身边一样。他相信这上面有父母的灵魂依附,他要让死去的父母,看到自己,好好的活下去。并且出人头地。

    每当看到这块异铁的时候,棠醉总感觉一阵温暖。像普通铁矿一样的模样,只是质地更加坚硬。

    。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