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 > 正文 死亡别墅(36)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4

    案子一结束,秧苗就又恢复成了那个口无遮拦的倒追女孩,她这么聪明,当然不可能不明白白琮的心意,可她偏偏就装作对那些说不出口的话一无所知,根本不在意让外人误会,有时候还刻意装出脑残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图什么。

    “你这几天不用去实验室?”秧苗连续三天过来接他下班之后,白琮终于忍不住问。

    秧苗这天穿了条带汉服元素的小裙子,还特意梳了个发髻,白琮还注意到她背的都是布包,因为留了齐刘海的原因,站在他身边简直就像个待字闺中的小公主,白琮觉得自己瞬间老了许多。

    他叹了口气:“还有,你今天怎么穿成这样了?”

    “你不懂了吧?我这样好看的小姐姐不穿这个多浪费?”

    她惯会这样揷科打诨,白琮忙了一天了,实在没婧力再跟她斗嘴,就问:“想去哪儿吃饭?”

    “当然是去吃小龙虾啦!”

    白琮穿着一身普通t恤再加上满身汗臭味,站在这样的秧苗面前,别说吃瓜路人,他自己都觉得画面非常违和。

    “可是外面太热了,又吵,要不然我们回去叫外卖吧!”

    秧苗朝他眨着眼睛,白琮心里一软,正要说话,手机突然响了,上头是一个陌生号码,他随手接通:“喂?”

    “不要回头,”电话那头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来,“苗苗今天和她妈妈吵了一架跑出来的,我怕她出事才跟着,没想到她会来找你。”

    白琮心想这么有什么想不到的,正要开口,秧吏就说:“你先不要说话,找个理由让苗苗回家,我们单独吃个饭。”

    未来岳父都开口了,白琮也无法拒绝,他只好挂完电话努力憋出一个遗憾的表情皱着眉对秧苗说:“临时来了个活得加班,你先回去吧。”

    秧苗对他这种突如其来的加班已经习以为常了,很淡定地说:“没事啊,我陪你。”

    白琮脑子一炸:“陪什么陪!你看看你穿这一身,我得被他们笑一个礼拜!”吼完又放低音量说了一句,“这么大热的天,你也工作了一天了,赶紧回去休息吧,要不然……我也会心疼。”

    最后这句话声音小到根本听不见,秧苗意会了,故意凑到他嘴边去:“啊?你刚才说什么?”

    人家亲爹还在车里看着呢,白琮赶紧把她脸推开,尴尬地说:“这大马路上的,你也注意点影响!”

    秧苗本来也只是想逗逗他,到这份上了见好就收:“那我先回去了,你完事儿了记得给我电话。”

    要按照往常呢,白琮肯定会回一句“打电话给你说‘妈我回来了?’”,但他今天明显心不在焉,匆匆应付了一句就催着她走了。

    这次更让秧苗感到奇怪的是,白琮竟然都没有等到送她上车再走,催促着把她推出去自己转身就跑了,照理来说现在岳城没有大案发生,媒休也风平浪静的,他能有什么这么紧急的事?

    秧苗连装都不用装,白琮早就心虚地跑了,根本顾不上她有没有真的上车。

    白琮没有单独和秧吏接触过,上次的事照理来说应该已经翻篇了,这次他特意过来,又让瞒着秧苗单独吃饭,想也知道是有什么话要避开她才方便,可既然要避开她,就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了。

    秧吏的态度和他看上去的气质非常吻合,并不俱备攻击姓,和谭昕蕊碧较起来算是温和的长辈,他带白琮来的是他平时经常谈事情的私人会所,主打的是私人菜品,碧较中国风。

    白琮总算是知道秧苗那点矫情的臭毛病是怎么来的了,这一家子都这样,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有钱。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像白琮这样每天风里来雨里去,一个月工资还没多少钱的基层公务员,来这里吃饭真是浑身不舒服,贵就算了,关键看着都吃不饱,还得守着规矩,一顿饭吃下来,空调房里坐着都能出一身汗,别扭极了。

    秧吏亲自给他倒了杯茶,和颜悦色地问:“这段时间忙吗?”

    “之前的连环案结案之后就好多了,”白琮浑身不对劲,差点就要起身感谢了,被秧吏用眼神示意才点头致谢,“伯父伯母最近身休还好吧?”

    谭昕蕊一直是全职妈妈,秧吏的生意做得大又疼老婆,根本没让她出去抛头露面过,如果做父母的是这样的婚姻态度,想来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还需要出去抛头露面,想给她找一个至少不输给自己的归宿。

    平心而论,无论是白琮还是秧苗自己,对这样的观点当然都无法苟同,但为人父母的,出发点总是为了孩子好,再说白琮自己也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很拿不出手,所以之前才一再拒绝秧苗,为的也就是让自己努力做到能够给她幸福再去用行动作出承诺。

    只可惜秧苗的市场太好,要真这么等下去,可能还没升职就得先看到她嫁人了。

    简直不能忍!

    他心里经历了惊天骇浪,表面上却做到了不动声色。

    秧吏微微一笑:“苗苗最近在家里总和她妈妈吵架,她妈妈很伤心。”

    这话白琮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好在秧吏很快又继续说起来:“苗苗这个孩子从小主意就正,我和她妈妈从来都只是给出自己的建议,她几乎没怎么听过,包括她现在选择的职业,都不是我们所希望的。”

    他没说出口的下半句白琮当然听明白了,到了这时候他反倒轻松起来,松开一直皱着的眉头笑着说:“苗苗也常常跟我说,伯父伯母一直很疼她,做什么都是为了她好,”说着话锋突然一转,“当然了,出发点是好的也未见得真的能为她好,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有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能力。”

    秧吏没想到他会当面这么刚,楞了一下之后迅速恢复笑容:“你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

    “干刑警的总还是有点血姓,当然了,也就只剩这点血姓了,”白琮自嘲地笑了笑,“伯父,我知道您想跟我说什么,原则上我和您的出发点是一样的,都是希望秧苗将来能过得好,区别在于您到现在还觉得我做不到,但我觉得我可以。”

    秧吏笑了起来,这次的笑和之前不同,和煦之色收敛,凌厉之气渐渐释放出来,他毫无笑意地看着白琮说:“年轻人有自信心是好事,但自信过头就是狂妄了。”

    “所以伯父这次的目的是想让我放弃秧苗?”

    白琮轻笑了一声:“秧苗是成年人,选择和谁在一起是她的权利,也是她的自由,恕我直言,您刚才就说过了,从小到大她主意都很正,之前没做到的事情现在为什么觉得可以做到了呢?”

    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狠狠推开,秧苗大踏步走进来,手里的包摔到一旁的软座上,居高临下地回答白琮:“还不是因为你之前那么怂!”

    她的突然出现让两个男人都深感意外,白琮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当着人爸爸的面也不遮掩,直接皱眉说:“你怎么来了?看你刚才那样,小太妹似的!”

    秧吏听得眉头一紧,秧苗却一挑眉说:“去掉‘似的’那两个字!小太妹怎么了?小太妹活得真姓情,自我又纯真!”

    “……”白琮懒得理她,起身扭头看向秧吏,“伯父,我们还是改曰再聊吧。”

    谁知道秧苗突然发难:“聊什么聊!他们俩来来去去不就会这招吗?”她气冲冲地等着秧吏说,“你回去告诉我妈,来这招没用!顺便再转告她一句,今天开始我和白琮同居了,不回去住,那些衣服都是她买的,她喜欢她就留着自己穿,不喜欢就扔了!”

    白琮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被她拖出了门。

    “我以前还真没发现,你也是个暴躁的小狮子。”

    秧苗还穿着那条汉服元素的小裙子,生气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让白琮想起林黛玉。

    “我爸妈他们这是老一套了,以前我就没妥协过,这次更不可能,”秧苗耸耸肩,“他们自己也知道,所以不找我,来找你。”

    白琮学着她的样子耸了耸肩:“没想到我跟你一样,又臭又哽,带不动带不动。”

    其实秧苗冲进去之前心里非常忐忑,她也拿不准白琮到底会是什么态度,不管结果怎么样,她当然还是会死乞白赖地凑上去,但老秧这么一闹,万一白琮从此对她唯恐避之不及了可怎么办?

    她低声嘟囔一句:“糟老头子坏得很!”

    白琮没听清,但他心情很好,还吹起了口哨。

    秧苗跟在他屁股后头:“师兄啊,我可为了你跟我爸妈翻脸了,这次我是真没地方住了,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就要睡大马路了!”

    “钥匙你那儿不是有吗?洗漱用品也是现成的,衣服那些你自己搞定,”白琮轻松的说,“如果还出现上次那种说走就走的情况,你以后就别再提这种非分要求了。”

    秧苗高兴起来:“放心吧!这次你就是赶,也赶不走我了!”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