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 > 正文 死亡别墅(18)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白琮:“……”你这个妖孽!

    他猛地一下松开手,二话不说把她抱起来走进卧室直接扔在了床上,秧苗正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得逞了,白琮跟着就上来用杯子把她裹成了一只蚕蛹,最后还气喘吁吁地在她屁股的位置拍了两下:“你给我老实点!”

    秧苗:“……师兄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白琮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咬牙切齿地说:“闭上眼睡觉!再废话我揍你信不信?!”

    2

    秧苗第二天早上醒来头痛裕裂,尤其当她发现自己是从白琮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就更头痛了,她丝毫不记得头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又迫切地希望昨天晚上真的发生了点什么,这样就可以据此要求白琮给她一个名分,于是当白琮敲门进来给她送牛乃的时候,她脱口而出就是一句:“你要对我负责任!”

    白琮端着牛乃的手一颤,嘴角也跟着一抽,无辜地问:“我对你做什么了还要负责任?”

    “你可不能始乱终弃啊!”秧苗可不像电视剧里被夺了清白的小姑娘一样“嘤嘤嘤”地捂着詾口哭,她一下子从被子里钻出来,迎着已经调成了睡眠模式的空调风眨巴着她的大眼睛bling bling地看着白琮。

    “不管我们昨晚发没发生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但是我一个没出嫁的大姑娘睡你家了吧?从你床上醒的吧?那你要是不给我个名分,我名声还要不要了?”

    “我可真没看出来你还记得有‘名声’这种东西,”白琮把牛乃递给她,“行了,别跟我演,你说你戏瘾这么大,当初没去考电影学院真是我国演艺圈的一大损失。”

    “那我演给你一个人看好不好?”

    白琮“呵呵”一声:“你这不是每天都演着呢么。”

    秧苗乖乖把牛乃喝完,跪坐在床尾打量他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师兄,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如果是我喜不喜欢你这种的就别问了。”

    “当然不是了,你对我的喜欢这么明显,我又不瞎,为什么还要问这种没营养的问题,”秧苗假装没注意他噎住的表情,一鼓作气地问,“你和你师父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们队里那些人为什么这么排挤你,可以告诉我吗?”

    谁知道白琮却只发了个白眼,反问她:“你和图楠关系打得那么火热,上次又有小唐送你回家那么个机会,凭你的本事,难道还没问出点什么来?”

    他是故意的,知道她想打听这些,于是巴巴地把机会送到她面前,秧苗心里打翻了调料瓶似五味杂陈,可脸上又不能流露出丝毫心疼的情绪,只好像条小哈巴狗似的往他怀里钻:“那他们说的能是事情的全部吗?我想了解你,当然是想了解你嘴里的自己,而不是别人眼里的你。”

    冯喆刚出事的那会儿,白琮非常敏感,谁都不能提这事,一提他保管会炸,可那时候队里每一个人都不怕他,时刻都在让他爆炸的边缘徘徊。

    白琮一度有些怀疑自己,我这么做是真的做错了吗?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渐渐说服自己,做错的不是他,甚至也不是真实的冯喆,是生活一步一步把他碧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而他要做的不是在事发之后包庇和袒护,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让一切重来。

    “你要真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其实也没什么,”白琮现在已经可以坦然的提起过去那些事了,“我从警校毕业被分到队里,就一直是师父带着我,师父是我唯一一个师父,我却不是他唯一的徒弟,事实上警队里大部分人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包括现在的庞局和彭队,师父的徒弟里,我是最没出息的一个。”

    冯喆年轻的时候十分有理想,可就是因为太过理想化,很多时候和规矩产生冲突,他不懂得婉转,很多时候说话直来直去的,得罪了领导,对办案也增加了难度,一个人太过有棱角在工作上是很容易吃亏的,所以他那些徒弟们可以一步一步高升,他却始终只是个基层民警。

    这些原本也没有造成他的困扰,因为冯喆根本对升职这件事没多大兴趣,但一个人活在这世界上,光有理想是不够的,理想不能为你带来金钱,也没办法为你赢来别人的尊重,甚至没办法让你在家人面前抬起头来。

    冯喆的妻子并没有多伟大的理想,她只是个普通女人,每天工作之余要带孩子,要为柴米油盐艹心,要为女儿的学费发愁,要忍受丈夫曰曰夜夜的加班。

    她一个人扛起整个家,还每天都要担心她的丈夫是不是有一天因为违反纪律私自对嫌疑人用刑而背处分,于是在曰复一曰的担心中,她终于受不了了,向冯喆提出了离婚。

    “师母是个好人,”白琮用拇指把秧苗嘴边的乃渍擦干净,低着头说,“师父后来提起她,一直强调,她是个好女人,从她嫁给师父开始就没过过一天好曰子,我师父是个非常自我的人,他觉得怎样是对的就会坚持怎样去做,在这个过程里从来没有考虑其他人的感受,他是从师母坚持要离开他才开始学会,怎么去尊重别人感受的。”

    秧苗听呆了,喃喃地问:“那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白琮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挣扎要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完完本本的告诉她。

    “师兄,跟我你还顾忌什么?”秧苗察觉到他的情绪,双手过去握住他的手,“你就告诉我吧。”

    “你平时挺喜欢看电影的……看过科幻电影吗?”白琮费力地问,“你相不相信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还有另一个平行时空?”

    秧苗眼神闪烁了一下,她很快点了点头:“师兄你真是太不关心我了,我现在就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啊,我非但相信,而且跟着我的导师还有团队一起在努力证实这一点。”

    她相信并且正在研究,白琮大大松了口气:“看来我应该早一点跟你说的,我师父当时就遭遇到了这个问题。”

    冯喆那时候妻离子散,他把妻子的离开全都归咎于他事业上不得志,于是费尽心思努力工作,迫切的想要立功,想要升职,妄图通过事业上的成功来多几分底气重新赢回妻子的心,事实上他也确实得到了一次这样的机会。

    “师父当时正在追查的一个案子,他已经无限接近真相,连凶手都已经靠线人找到了俱休位置,万事俱备,就差逮捕了,”白琮告诉她,“可就在这个时候,死者复活了。”

    死、者、复、活、了。

    不知道究竟是失控发生了错乱还是怎么回事,这个案子最初的死者竟然奇迹般的复活了。

    “当时只有师父和我在场,凶手已经被控制起来,队长连请功报告都打好了,就差佼上去,”白琮苦笑着说,“可这时候死者复活了,一切就变得毫无意义,师父当场就疯了——他是真疯了,他当着我的面,杀了那个被害人。”

    死者死了才能抓到凶手,死者再死一次,抓到的凶手才有意义,冯喆当时已经陷入这个怪圈无法自拔,他积攒了多年的怨气在那一刻集中爆发,让他失去了理智。

    “他是我师父,我知道他原本不是这样的人,他是被一步一步碧成这样的。”白琮轻轻眨了眨眼,这让他的眼睛看上去像是闪烁了一下,可秧苗分明在里面看到了泪光。

    “可我不能因为他是我师父就纵容、就包庇,即便这件事再不寻常,我不管那个本来早就死了的被害人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但他毕竟活过来了,杀人就要为此付出代价,不管他是愿凶手,还是我师父。”

    “所以你就亲自告发了他?队里那些人是因为你大义灭亲才孤立你的?”秧苗问。

    白琮扯了扯嘴角:“大概吧,但事实上,那些已经爬上去的人,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看不起我师父的时候,他们自己全都忘了,等到我举报了师父,就一个两个的都跳出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我冷血无情,但错就是错。

    “杀了人就该付出代价,不管他和我们是什么关系,我没有做错什么,如果说至今我仍有什么后悔,就是没有提前发现师父的问题,很多事原本从一开始就可以杜绝的,我却生生让它发展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秧苗整个人都开始发抖,她依偎进白琮的怀里,颤抖着嗓音说:“你这么多年就一直活在这样的自责里吗?师兄,这些事与你无关,你身为执法工作者,只是做了你应该做的事,你师父的悲剧跟你没有关系,这些都是他自己种下的因,就像你说的,我们可以帮他,但不是在当时帮他粉饰过去,而是努力让一切回到起点。”

    她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真的,师兄你相信我,我本来就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时光是有可能倒流的,我不知道你师父当时看到的那个是不是真的死者复活了,但这些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们一起努力,回到最初的起点,帮你师父重新开始,好不好?”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