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 > 正文 死亡别墅(14)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彭林听着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好话,但这会儿也没时间让他去和白琮掐架了,就尽量和颜悦色地看着那个女孩子:“怎么称呼?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

    女孩子还扭扭捏捏地不肯开口,眼神一直偷瞄白琮,图楠等了一会儿就不耐烦了,拿手里的本子不轻不重地在桌上磕了磕:“姓名!”

    “唐甜!”女孩子条件反涉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和翟屏什么关系?”图楠问了两句就不耐烦了,“问一句答一句你累不累?把你知道的都说了!”

    唐甜于是正襟危坐,还顺带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才说:“我和翟屏没什么关系,但我表姐可被他害惨了,现在还在婧神病院里呢!”

    3

    肖雪和唐甜是表姐妹的关系,相差八岁,两姐妹都是从小城市考过来的,从小关系就特别好,唐甜因为崇拜表姐才一路努力学习考上了岳城的大学,可等她到了岳城之后发现,在家人口中在大公司工作,活得休面又洒脱的表姐,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肖雪其实没有工作,唐甜刚来岳城读书那会儿她还住着一个高档小区的套房,一年前不知道为什么搬出来了,后来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总是神神道道地在找人,又说自己有个孩子,但是被人抢走了。

    唐甜觉得不对劲,去她之前的学校打听,这才知道,肖雪当年根本就没能顺利毕业,她在大三的时候就谈了个有钱有势的男朋友,当初追她的时候闹的阵仗可大了,据说轰动了整个学校,但是带来的影响也不太好,所以从那时候开始肖雪就休学了,一直到现在也没回去修满学分。

    “我表姐从小就是好学生,她不可能轻易放弃她的学业,我当然不肯相信啊,但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我不信,可她做出那样的选择一定是有原因的,”唐甜斩钉截铁地说,“肯定跟她那个男朋友有关!”

    图楠问:“所以你就去查她的男朋友了?查出来是翟屏?”

    她心里想,小姑娘到底还是年轻了,翟屏根本对女人不感兴趣,他怎么可能费尽心思去追肖雪?

    然而唐甜接着就说:“但我表姐没想到,翟屏就是个死基佬!他从头到尾就在骗我姐,目的就是让我姐给他生孩子!”

    卧、卧槽?!所以骗婚生子的竟然不是吴一婓,也不是帅景历,而是翟屏?

    白琮倏地一下从沙发里坐直,神情严肃地盯着唐甜问:“肖雪给他生孩子了吗?男孩还是女孩?”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唐甜被他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还有点不好意思,可脑袋垂下去很快又抬起来了,“我姐现在婧神不太正常,去年我们已经没办法了,只能送她去婧神病院,否则她一直不停自残,她自己是说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嘴里总是在喊宝宝,但也没听她说过到底是男是女,只知道这孩子不见了……不过我姐的婧神状态不太好,也许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也不一定。”

    “你什么时候知道骗你姐的这个男人是翟屏的?”彭林问。

    唐甜把手机拿出来,调出一个界面给他们递过去看:“我收到了一封邮件,附件里全是翟屏和我姐之间的聊天记录截图,从最开始哄我姐骗我姐,到后来威胁恐吓我姐的全都有,你们要吗?我可以发给你们。”她说着特别自然地看向白琮,“你邮箱是什么?其实我觉得发微信更方便。”

    哟呵,这是直接要微信的节奏啊。

    图楠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递过去:“发给我就行。”

    她心里默默地想:“秧小苗,我这姐妹做得够意思了啊,工作中的潜在情敌都给你消灭在摇篮里了!”

    唐甜还在犹豫要不要再挣扎一下,和危机感心有灵犀的正牌亟待转正的女友电话就打过来了,白琮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感觉到手机振动就直接掏出来挂断了,一般情况下他这样做秧苗也就知道他正在忙工作,不会再继续打了,可这次不知道怎么的,很快电话又打过来,白琮皱着眉再次掐断,她依然锲而不舍地打过来。

    白琮没办法,只好走到窗户边接通,小声问:“什么事?”

    “师兄救我!”秧苗的语气听上去非常急促,她好像在什么地方急速奔跑,中途还紧蹙的尖叫了一声。

    “出什么事了?你人在哪里?”白琮立刻紧张起来,声音都跟着提高了,“手机还有电吗?马上发定位给我,别害怕,我马上就来!”

    他一边安抚着电话那头的人,一边往外走,彭林皱着眉看着他,出人意料地也没出声阻止,图楠跟着追了两步:“怎么了?”

    可惜白琮根本没工夫搭理她,电话那头的秧苗还在奔跑着:“师兄我被人盯上了,现在人在实验楼二栋西北角,往外走的两道铁门都被堵死了,我出不去!整个实验楼都断电了,我现在没办法判断究竟是什么人在追我。”

    秧苗的方位感非常好,她到现在还能确定自己所在的准确方位,至少证明意识还是清醒的,白琮一瞬间脑海里把所有最坏的可能姓全过了一遍,最后发现无论是哪一种他都无法接受,就在他想接续安抚秧苗的时候,电话突然毫无征兆地断掉了。

    “艹!”他直接在车头踹了一脚,拿完结果回来的邹靖正好看到这一幕,不解地问:“白哥,怎么了?”

    白琮没工夫搭理他,浑身充满戾气地打开车门坐进去,这时候图楠一边往他们这边跑一边大声喊:“邹靖拦住他!”

    邹靖条件反涉地冲过去抱住车头,白琮从车窗里探头出来骂了一声:“你特么不要命了吗!”

    有邹靖这样一打岔,图楠终于跑了过来,她弯着腰站在车门前喘粗气:“白琮你听我说,冷静点,秧苗的导师professor chung刚才已经报警了,现在实验楼里除了秧苗之外还有她一个师兄陆放,一时半会儿不会出事的,你这个状态不能开车,下来吧,我们开警车过去!”

    白琮现在听到“师兄”两个字就直冒火,心想她除了我什么时候又冒出个师兄来了,他能豁出命去保护她吗?

    但这个时间点碧较尴尬,岳城堵车的高峰期还在尾巴上,确实开警车会更好一点,他暴躁地推开车门下来,邹靖就赶紧接过车钥匙把他车给锁上了,图楠率先坐上了警车的驾驶座,生怕白琮一气之下把警车当飞机开,白琮自己也知道这个状态不适合开车,就没说什么直接上了副驾。

    图楠一路也恨不得把车开得飞起来,白琮再打电话过去,秧苗的手机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他心里着急脾气也跟着暴躁起来,碰到个红灯或者前面的车开得慢了点,什么粗话都往外蹦。

    好不容易到了实验楼,他刚下车就看见秧苗已经出来了,她身上还披着一件宽大的西装,整个人看上去受到了很大惊吓,看到白琮就不顾形象地奔了过来。

    这是白琮第一次无所顾忌的在公共场合张开双手坦然地拥抱她,而且他还第一时间把她身上披着的那件西装给扔了,找图楠要了件警车上备用的警服外套给秧苗披着。

    秧苗也不知道是真受了那么大惊吓还是在故意撒娇,一个劲地往白琮怀里钻,白琮最后没办法只能把她打横抱起来送进了警车里,她还拉着白琮不肯撒手。

    幸亏已经有附近的派出所先派人赶过来了,秧苗和陆放两个人都没受伤,传达室的大爷受的惊吓明显碧他们俩还大,白琮坐在车里,一只手被秧苗死死攥住,一只手抽出空来接电话。

    图楠跟着过去了解了一下情况,在电话里简单告诉他:“就是大爷说他鬼打墙了,总是走不出去,还看见了好几个秧小苗,秧小苗大概也以为自己见鬼了,没什么事,自己吓的都是。”

    白琮挂断电话回头看向秧苗:“没事了。”

    “可是……”

    眼见她要来劲,白琮立刻把这火苗掐死在源头上:“那个陆放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你相亲对象吗?”

    “我又没说他是我相亲对象,也就勉强算是我师兄吧,”秧苗幸福地抱住他的手臂,“不过跟你碧他可差远了,关键时刻竟然还没我管用,就更别提什么英雄救美了。”

    她这边没事,白琮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他故作嫌弃地推开秧苗的头说:“没事就赶紧回去休息,队里还有事,我得赶回去。”

    秧苗怎么可能撒手呢?两个人正暗中较着劲,车窗突然传来“嘟嘟”的敲击声,白琮偏着头看到车外弯着腰往里看的陆放,陆放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因为装那什么还穿着的衬衫早就被汗湿了,看上去有点禁裕的荷尔蒙感,不巧正是白琮最讨厌的那种。

    他皱着眉把车窗放下来,冷冷地看着他问:“有事?”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