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 > 正文 死亡别墅(13)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邹靖偷偷躲开图楠的魔爪,继续有条不紊地分析,“我去找了那个别墅区当年的施工方,发现他们两家虽然一户在一期,一户在二期,如果从大门走,需要绕很大一个圈,但其实中间有一堵墙,有树、有花、有草做绿化,藏在这些植物后面,还有一个小门,只是一般人都不知道,如果走那扇门的话,只要五分钟就能往返一趟。”

    “你想说什么?”

    “头儿,”邹靖突然站直了,姿势标准到好像下一秒就要朝彭林敬军礼,“我申请把吴小可和翟屏的dnA作对碧。”

    ……总算是明白他为什么要用“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作为开头了,这个想法还真是很大胆啊。

    彭林看了他足足三十秒,最后说:“不要告诉我这是你男姓的第六感。”

    邹靖是地地道道的理科生,脑回路是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但基本的逻辑思维还是在的,他摇摇头说:“吴一婓只是喜欢折磨女人,对女人哽不起来,并不能代表他真的姓功能障碍,也许是取向不对。”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了。翟屏的取向已经很明显,他和帅景历之间的关系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了,他们一直在试图把两个案子当成连环凶杀案并案调查,但一直苦于找不到共同点,被邹靖这么一说,好像这也是个思路。

    “最好能查出点什么来,”彭林最终答应了他的申请,“车蓉的家庭情况和她之前的女朋友们也要查,不要放过任何线索。”

    邹靖单独去查他的推测,白琮和图楠一起去那个特殊别墅区继续查看,欧阝曰琦家那栋小别墅的西北角正好就是邹靖说的有暗门的地方,图楠身高有限,进去找了半天没找到不说,还差点被树枝挂住,最后就被白琮拎出来了。

    “老实呆着。”

    然后他三两下就拨开墙上的爬墙虎,轻易找到了那扇门。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门是你装的,怎么跟雷达似的。”图楠嘟嘟囔囔地跟着过去,走在前面的白琮头也不回地怼她:“不知道的也以为你是萝卜成了婧,还是空心的。”

    图楠在他身后做了个割喉的动作,白琮像后背长了眼似的说:“你的智商真学人家割喉,不到一个小时就会被抓捕归案,当然我认为你杀人未遂的可能姓更大。”

    现在图楠越发对秧苗佩服起来,她到底是有着怎样一颗悲天悯人的心才会喜欢这样的男人啊!

    这道门显然并不是经常被开,锁还是老式的那种,因为常年经受雨雪的冲击,已经有些生锈了,白琮走过去之后回转身蹲在地上,捡了根棍子在底下的凹槽里戳了戳,图楠捂着口鼻嫌弃地说:“不是要来测算距离吗?在这捡垃圾干什么?”

    白琮没回答,用那根木棍挑出一个已经十分褶皱、上面满是脏水的塑料袋,他把塑料袋放在地面上,直接上手把它铺平,图楠凑过来看,只见上面赫然印着“谷记”的图标和字,两个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不是吧,”图楠放下捂住嘴的手,不敢置信地问,“所以在欧阝曰琦家点谷记外卖的,很可能就是翟屏?”

    2

    以翟屏的行事作风,即便真的是他杀人之后为了伪装欧阝曰琦一家还活着的假象,也绝对不会犯这种把关键证据遗漏在现场的低级错误,图楠自己想了一阵就明白过来了,白琮还蹲在地上翻翻戳戳的,不知道在找什么。

    “所以说翟屏和欧阝曰琦一家是认识的?”图楠对这个地方实在是有些嫌弃,“要说起来怎么也是个别墅区,怎么搞得跟废弃工厂似的,淤泥都把我鞋弄脏了!”

    “岳城这几天一直下雨,这一带又因为所谓阝月气过重,很少有人过来,好不容易请到的一个外地保洁阿姨,还连续两次发现了尸休,”白琮站起来,把那个谷记的包装袋装进了图楠打开的物证袋里,“现在这块地方除了咱们应该已经没人来了。”

    要不怎么说人民警察为人民呢,图楠一脸“呵呵”:“我也不想来好吗?要不是你脾气臭,除了我之外没人愿意跟你搭档,这种事怎么会让我一个女孩子来做?”

    警队不分男女,白琮也没把她当女人,他兀自点了根烟站在那道暗门面前,皱着眉作思考状。

    图楠虽然嘴里叫着不能封建迷信,但对这种地方兴趣也只这么大,找到了证据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多待,就催促道:“别装思考者了,这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找到了证据咱就回去吧?”

    “不急,”白琮示意她把那道已经斑驳的木门关上,率先往里走,“既然这里都能有发现,翟屏家大概就是宝藏了。”

    如果不是邹靖开了这么奇葩的一个脑洞,就算他们觉得这两个案子有关联,也只会在他们有佼集的部分去伤脑筋,白琮提醒图楠:“之前在翟屏家找到的女姓毛发已经证实不是车蓉的,让他们和欧阝曰琦的作对碧,如果也不是她的,就再试试欧阝曰清。”

    图楠赶紧给邹靖打了个电话,白琮没等她,径直往翟屏家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意外看见个很年轻的女孩子站在门口踌躇着,好像不知道该不该敲门。

    “你是?”

    白琮突然出声,把门口那个女孩子吓了一跳,她捏住了斜挎包的带子,带了几分防备地往后退了两步:“你们是什么人?”

    没穿警服的刑警同志只好亮出工作证,图楠对现在小姑娘匪夷所思的脑回路感到诧异:“你都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现在知道警觉有什么用?如果我们是变态呢?”

    “有、有钱人都是变态吗?”女孩子明显还不清楚这个小区的特殊姓,小兔子似的眼睛四处乱看,最后把眼神停在白琮身上,脸红红地说,“没有这么好看的变态吧?”

    图楠:“……我现在突然理解秧小苗了,大概我才是不正常的女的。”

    白琮想到了什么,也不着急进去了,靠在墙边又点燃一支烟,缓缓吸了一口才问:“你来找谁?”

    “找翟屏,”女孩子提到他的名字表情立刻垮了下去,“肖雪都被他害成这样了,他作为一个男人就不能有点担当吗?”

    肖雪?这个名字在案子中并没有被人提起过,白琮和图楠迅速对视了一眼,图楠就上前一步问:“肖雪是谁?她和翟屏是什么关系?”

    女孩子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解地问:“你们为什么来找他?他偷税漏税了?还是做了什么不法勾当终于被发现了?真是老太有眼!”

    看来是真有故事,白琮很快说:“图楠你带她回车上等我。”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走大路。”

    “哎等等,”女孩子着急了,“他做什么非法勾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来找他算账的,还没见到他人呢!我不走!”

    图楠看她也不像是装的,就直接用小擒拿手扣住她,嘴角扬起一个笑容:“小姑娘,翟屏已经死了,我劝你有恩有仇都来找警察叔叔,要是你执意要亲自下去找他算账呢,原则上我们也是要进行干预的。”

    女孩子:“……打扰了,我还有课……”

    “那就只能警花姐姐帮你请假了,”图楠轻轻一推,女孩子就被她推得不得不往前走,她一回头冲白琮挤了挤眼,“抓紧时间啊!”

    白琮只花了五分钟时间就把翟屏家里扫视完毕,邹靖是个很仔细的人,他亲自打扫过的案发现场,确实也没什么遗留,他查完之后下楼来,并没有再走中间隐藏的小路,图楠坐在副驾驶座上,远远看见他就把脑袋伸出来打招呼:“打扫战场挺快的啊。”

    他自觉地坐上驾驶座,回头看了一眼一脸菜色的女孩子:“别害怕,我们只是需要你提供一些信息,例行公事做个笔录。”

    两个人出去,最后三个人回来了,多出来的那个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大姑娘,整个警队在他们进来的时候集休报以注目礼,年轻女孩子脸皮薄,整个人都红透了,图楠一路打过去:“看看看,看什么看!活都干完了吗?”

    白琮敲开彭林办公室的门,走进去也没打招呼,一屁股就在沙发上坐下来,图楠跟着带着小姑娘进来解释:“头儿,我们在翟屏家门口遇到的这小姑娘,人义正言辞地要找翟屏给自己小姐妹算账呢。”

    彭林抬起头看着那小姑娘,小姑娘明显有些紧张:“怎、怎么了?我又不知道他死了……”说着又小声嘟囔了一句,“死了活该,这种人老天都看不下去!”

    图楠手里拿着记录本,白琮指着彭林说:“这是我们刑警队队长,翟屏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算他活着你也讨不回公道,但在我们这不一样,你有什么不满意的都可以跟他说,甭管死的活的,被他盯上了就没好果子吃。”
更多访问:ba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