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抗日1936 > 正文 第431章 夜行侠
本文独家整理:baishula.com
    『点击章节报错』

    “你伸冤?”坐在桌旁的宋团长忍不住把身姿放正了,故意伸长了脖子把小丫蛋从上到下打量一遍:“你伸冤的话……那得活活冤死多少人?”

    “凭啥又关我哥?”

    “凭我是团长!”当着小丫头,宋团长根本不遮拦。

    “无耻大恶霸!”

    “小同志,说话要客观,不能把群众对你的评价往我头上戴。”

    “你……”

    “我怎样?我告诉你要不是我心软,连你都一起关!有群众刚才已经到我这告过你的状了,劝你别嘚瑟!”

    “他是群众吗?他是个癞皮狗!这个臭不要脸的……”

    “是不是群众你说了不算!我警告你不要再污蔑群众。”

    翻着白眼看了看屋顶,嘀咕道:“算了!”然后后脚跟着迈进了门槛,迎面朝宋团长走。

    “哎呀?干什么?想动手?我可要叫警卫员了!”

    停在宋团长面前两步远,小丫蛋从她口袋里掏出个物件,在宋团长面前晃了晃,接着放在了桌面上:“嘚瑟个够吧你!”

    “贿赂我也不好使!”

    “贿赂你?做梦!我宁可当是丢了!”小丫蛋掉头离开,头也不回,倔强的小马尾消失在阳光下的大门外。

    确定那小身影彻底消失出视线,宋团长才露出了开心微笑,笑得像个孩子,拿起了摆在桌上的物件,一块手表。

    精致,漂亮,皮带,金属表壳,白色表盘上有四个显眼的字母:cyma。宋团长不知道这是瑞士西马,何必知道呢,只要是手表,便已经是贵重二字。

    等老雷回来,他必然吃醋吧?看他以后还好意思在我面前拽怀表!我酸死他!宋团长这样想。

    幸亏现在天气暖和了,挽起袖子不凉!宋团长这样想。

    过去总不想去师里开会,现在不介意了,不再是个‘没有时间’的团长。宋团长继续想着,小心翼翼地拿着,生怕他粗糙的手毁了那光泽……

    下午的阳光,晒着团部,晒着禁闭室,晒着窗外的墙,暖得人欲睡。

    一个八路军横坐在没有窗的窗台上,背倚着窗的一边,一脚蹬在窗的另一边,侧望远山。

    窗根底下,一个穿军装的丫头坐在地上,背靠着窗下的墙,小马尾在微风中散漫地晃。

    “他摆明了就是要关你,我看他根本没理由。”她一边说着,一边撕开她手里的饼干包装,一双大眼不由自主地开始亮。饼干袋里除了饼干,还有糖,红绿各色,这是鬼子军用饼干的独特之处,鬼子的军用饼干都配糖。

    “这是爬山的好天气。”他自语。

    她从饼干袋里拿出一块红色的小糖豆,放在舌尖上轻舔了一次,再放入小嘴慢咀嚼,咯嘣咯嘣响,美滋滋说:“这个是酸的!你要不要?”

    “都给我我就要。”

    “想的美!”她又拿出一颗绿色糖粒放入嘴,咀嚼着说:“衰鬼那个臭不要脸的刚把我也给告了……说我虐待他,跑团部里嚷嚷要吃饭要自由呢。”

    他的视线无意中转向了卫生队方向,远远的,一个担架正在被抬出来,那应该是一具尸体。忍不住猜:“耗子么?”

    她停止了咀嚼,闻声也朝卫生队方向扭头,看着那远远被抬走的担架眨巴几眼:“不像。”

    抬尸体的担架后来被建筑遮挡,于是他继续看远山,于是她继续吃糖。

    “到底还有没有办法让我出去?”

    “我是没办法了。”她吧唧着甜丝丝的嘴舌:“要不……你学我得了,当个夜行侠,我陪你!”

    “……”

    “怎么样?”

    “不怎么样!”

    “哎?不对啊?你怎么忽然这么想出来呢?你说你急着出来想干什么?”

    “大姐,谁关进来不想出去?”

    “笨蛋呗!”

    “……”

    “看什么看?”

    他猛一俯身,将她手里的饼干包夺了。

    她立即甩起马尾,噌地跳起来,爬进窗去反抢。

    ……

    浑水河,如丝带,在那里,蜿蜒出一个u形来。阳光下,河水静静流淌,河两岸,有人影在忙。大片的灰烬颜色中,几顶军用帐篷格外显眼。

    孔庄村里干活的是百姓,孔庄里忙碌的大部分是女兵,这里既是废墟,也是工地,重建工地。

    步枪一丛丛地架在空地,远看像是五六十个忙碌的伪军,近看才知道她们全是女人,一色伪军穿戴,衣装都显大,临时穿的,只是没戴帽子,武装带反而全日式,人人有,日式子弹盒日式水壶日式挎包这些不说,工兵铲,鹤嘴锄,带锯,镰刀,短柄手斧各类绳索等等等等,各种工具应有尽有一应俱全。

    虽然重建工作才开始两天,虽然女人是主力,但是这些工具装备让她们进行得非常快,都是战利品,不只是尸体留下的,鬼子溃逃中撇下的更多。

    说来可笑,鬼子烧平了孔庄,但是孔庄的重建也算鬼子参与了,至少是赞助商。

    孔岩卸下了肩头的圆木,喘粗气走进其中一个帐篷。帐篷顶端垂吊着一盏崭新的马灯,嘎子在帐篷里,刚刚做了个临时用的小木桌,正在摆弄着折叠锯。陈冲曾经试用了,回来告诉嘎子说这折叠锯纯属扯淡,用这破玩意锯断一根木头能活活累死人,嘎子并不在意这评价,起码这玩意不占地方,凭这一点就够稀罕。

    一口气灌了半缸子凉水,孔岩问:“你那边干得怎么样了?”

    嘎子把折叠锯收起:“碉堡底部清出来了,不过这次要加大些面积,可能还得挖一天。”

    “你说……既然修一回,那石屋再加一层行不行?”

    嘎子看着指导员的胡子茬,心说你打算修炮楼么:“加层就得加厚,费劲着呢。”

    “那就放在最后,反正不急。”孔岩打定了主意,虽然他不是指挥战斗的料,但是事后,通过战士们还原战斗经过,如果石屋的射击位能高一些,鬼子会死更多。

    嘎子往帐篷外走了,一点金属闪光划过孔岩的眼,令他下意识朝嘎子的裤兜位置看:“等等。”

    一个手电筒被孔岩从嘎子裤兜里拽出来:“缴获的?”

    嘎子尴尬挠挠头:“嗯。”

    “清单上怎么没记呢?”孔岩推开电门,手电亮了,帐篷顶出现淡淡晕光。

    “连长说……我需要的物品不必上清单。○◇番茄小□说网??`”

    在特战连,嘎子拥有战利品的优先使用权,这是陆航定的。其实只要嘎子愿意,团长也照样会给予他更大范围的特权。

    当然,这份特权有时候可能也会被某些不良分子稍微利用一下。

    关闭手电筒,拿在手里掂着,孔岩又问:“就这一个吗?”

    “呃……四个。”

    “咳……你……一人用四个啊?”

    “孔指导……我……觉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更多访问:baishula.com